『如你是我,戴月披星努力過,便會知仰首等光明也是無助。』

你好,這裡Horkos,HP緩慢回復中。
主全职黄王、艾尔之光。
喻厨、黄厨、IS/IM厨、AP/HE厨。

神官大人,求求你斩我呀~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Horkos@風卷殘夢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風起》試閱

試閱1:

 

       又有两架侦察机从空中掠过,掀起了一阵狂风。风吹过境,黄少天看见面前的王杰希额髪被吹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预备役的时代。眼前的人,刚从训练场回来,汗水打湿了头发,被他撩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一双大小眼如剪秋水,连带一贯冷清的脸容也明亮起来。

       黄少天突然像是神差鬼使一般,伸出手臂来拥向对方。他的动作很慢,像是在泥泞中挣扎前行一般,越是靠近,便越是无法停止深陷。他看见对方的眼睛里,自己的倒影渐渐地变大;而对方的眼神里,似有千言万语。

       “黄少天。”

       王杰希正了脸色,开了口。

       黄少天身子顿时一僵。他便是像一座冰雕一般,维持着想要去拥抱王杰希的姿势,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从王杰希嘴里唤出的名字硬梆梆的,仿佛几个冷冰冰的冰锥打向了黄少天。

       他的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形成了一个抗拒的姿势,决绝地将自己和黄少天分割开来。

       “王杰希……”黄少天说,只觉自己喉咙干涩得如同火烧,然后他便看到面前的人闭了闭眼。

       再睁开的时候,那些纠结而不得发的千言万语,最终融化在他眸里的一汪深水中。

       “有什么事,好好说。”他说。

       黄少天有点苦涩道:“你拒绝我了。”

       王杰希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把视线移开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开口。

       “你觉得我们能像以前那样吗?”他说话的声音很轻,轻得细不可闻。

       “我想。”

       王杰希认真地看着他说:“可这个世界并不是一句你想或者我想就能改变的。”

       “我想,你也想。”黄少天收回了一只手,抓住对方按在自己胸膛上的手,“我们两个加起来足够了。”

       他能感受到,王杰希的手在被他抓住的一瞬间颤抖了,像是一尾要挣脱束缚的鱼。他试探着,把额头搁在对方肩膀,太阳穴靠着对方的颈脖,传来了浅浅的体温。

       对方没有推开他。黄少天听到,王杰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那仿佛是从身体最深处发出的叹气,蕴含着无奈和挣扎。

 

———— 


試閱2:

 

       王杰希一边死盯着战况,一边观察着四周的虫群。

       下方是虫群的巢穴,那些工虫像是无惧生死一般前仆后继、不断涌出,它们之间有只能在地面行动的刺蛇和爬行虫,也有能对战机造成威胁的飞行虫和腐化飞虫。王杰希深深地长呼一口气,稳下心神。

       虫群的数量实在是太多,超乎他的想象。

       他拍下发射按钮,一枚监狱导弹呼啸着射向虫群,爆炸开来的强风掀翻了汇聚成堆的飞行虫。王杰希一推操纵杆,F-22便瞬间提速,紧接拐了一个急弯,甩掉了后方正不断贴近的飞行虫,然而还有一小队虫只依旧死死纠缠。

       他咬咬牙,正打算以刚才那接近失速的操作再次甩开这队飞行虫,但未等他再次行动,雷达显示屏上机身后的虫群反应已经不复再见。

       嗒嗒嗒嗒嗒……

       M61火神式六管旋转机炮发出了怒号,一架F/A-18A从虫群右翼靠近,迅速将那群飞行虫打落。

       “怎么样?帅吧。”黄少天的声音从一对一频道响起。

       “黄少天……”王杰希的口气充满了无奈。他一边说着,一边操控着F-22归队。F/A-18A伴在了F-22的身侧,却很快又转向飞往西面。紧接着,雷达便像发了疯一样地鸣叫,显示屏上,西面的红点慢慢堆成了一条粗粗的红线。

 

————  

 

試閱3:

 

       这样的世界是残酷而悲伤的,有太多伤痛堆积,无处不在。他们追逐明天、追逐未来,就像那架小小的纸飞机一样,向着未知与危险飞奔而去,只求创造可能和机会。喜悦和感动如烟花绽放转瞬即逝,而伤痛会长存心中。

       所幸,在坚守位置的身边有人同行。

就如沙漠深处的仙人掌,它们伴随恶劣的环境而把自己的根深深埋藏,情感在动荡中会慢慢植根在深处,心意会慢慢相通,他们会互相懂得对方。

       痛楚不会让人停顿踌躇,也不会让人失望互责,但他们会因为痛楚而学会更多,更会理解对方,变得坚强。带着痛楚和思念的回忆,总将成为他们前进的力量。

       “我想,大概我是不后悔的。”王杰希声音很轻,却很认真地回答。

       黄少天笑了。

       “我也是。”

       “有时候不禁会想,等这场仗打完了以后,我和你找个山明水秀的小城市住下来,或者我们可以去国外。做喜欢做的工作,偶尔打打游戏、去旅行,甚至什么都不用想,窝在沙发上两个人靠着过一天。或许这就是我想象中和你一起过的生活。”黄少天伸手捏了捏王杰希按在栏杆上的手,“没有战争,没有虫群,只有你和我。”

       “生活哪有这么甜。”王杰希闻言哑然失笑。

       “有你在,多苦都甜。”黄少天说,“正因为如此,我要谢谢你,王杰希。”

       王杰希眨眨眼,略显愕然。

       “为什么要谢我?”

       “谢谢你,选择留在我身边。”

       王杰希了然。他没有多说,只是反手回握了黄少天的手,两个人相对无言,但是彼此都了解对方的心思。

 


评论
热度(9)

© 喻先生的觀察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