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我不願意失去我的能力,可一旦靈魂染上了汙痕,就再也無法回去了。』

你好,這裡Horkos,一個瘋狂為黃王打call的迷妹。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就不願意透明姓名的喻先生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Elsword/MMCE】《名为纳斯德的奇迹》(06-13)

01-05

————


06

        位于魔奇森林边缘的小屋的门突然被敲响。

        编织着草制小玩偶的WS伸了一个懒腰,离开了柔软沙发,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却只见费迪南德站在门外,双手递来一份精致的邀请函。

        「午安,蕾娜小姐。」费迪南德朝她鞠了一躬,道:「女王陛下想邀你小聚。」

        带着疑惑,收下费迪南德递给她的那份来自CE的信,当即就打开了信件。

        信件的内容大概是约她在下午三时去某间咖啡厅。 WS带着有点茫然的表情抬头看了看费迪南德,而后者大改是看出她的诧异,彬彬有礼地向她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女王陛下有很重要的事要跟蕾娜小姐商讨。」他说:「请蕾娜小姐务必要出席。」

        无事不登三宝殿。再三确认之下,WS接下了邀请函,但是心中却不期然地浮起了不好的预感。非是担心CE会伤害她,而是对CE的邀请自己背后的原因感到不安。

        但不管怎样,WS心底里却是觉得这是一个非她不可、也不可以不应的约。


        当WS来到咖啡厅的时候,CE已经到了。仿佛是感觉到WS的到来,CE放下了茶杯,抬头往WS看去。

        「蕾娜。」

        「嗨,伊芙。」WS走到CE坐的那桌面前,拉开椅子坐下。只见桌子上自己的那一边早已放好了茶香氤氲的红茶和草莓做的茶点。

        「我私自拿了主意帮你点了这些。」CE说:「你不介意吧。」

        「没关系。」WS笑道:「这些就很好。」

        一边说着,WS一边捧起了茶杯抿了一口红茶。温热的红茶带着草莓的酸甜滑入喉咙,既不会让人感到过甜,也不会让人觉得不适。

        一切都是细心得那么的恰到好处。

        「你不介意就好。」看着WS似乎并没有对自己私自的决定感到不满,CE说。


        咖啡厅里面一小队乐队正演奏着悠扬的音乐。

        WS认得这首歌,也很喜欢。她听着,随口哼唱: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And I'm saying goodbye。」

        「看来我选对了地方。」看着对方的样子,CE拿起小汤匙轻轻地搅拌,道。

        「嘻嘻。」WS笑笑,说:「我的确很喜欢这首歌呢。我还记得当初在解决厄泰拉的事情以后,你刚刚加入艾尔小队,我们就是在小酒吧里一边听着这首歌,一边聊天。」

        「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这样坐在一起说话了。想想现在距离那时候也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呢,果然是有点怀念当初围在一起说话的日子。」

        对方精致的脸上带上了数分笑意,仿佛是对往日的时间感到十分的怀念和喜爱。看着WS的表情,CE竟是有点不想让接下来的话题打扰了对方的心情。最终在多次的内心挣扎后,她还是开口了。


        「蕾娜。」

        「嗯?」

        CE放下了茶杯,道:「今天我约你来,但是有事相求。」

        「什么事?」

        WS应道,一边用手中的银叉拨弄着作为茶点的蛋糕上的草莓。

        「我活不久了,蕾娜。」


        WS拨弄草莓的动作突然一顿。

        「你在说什么,伊芙。」

        「我快死了。」

        仿佛是事不关己一般,CE平静地说着,然后捧起了红茶又抿了一口。

        WS放下了银叉,脸色无比严肃地说:「伊芙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在进行实验的时候,我的代码和机体受到了感染。」

        没有回答对方不可置信的反问,CE只是平静地说着自己的情况:「而我并没有能力驱除病毒。随着核心和系统被感染,我剩下两条路。」

        「死。」

        「或者是暴走。」

        「伊芙,这、这,」WS一拍桌面跳了起来,桌上的红茶直接倒了出来,打湿了桌布:「这不可能!你不可以这样想,这件事肯定能解决的。先跟大家说吧。说不定艾迪可能有办法帮你……」

        「不,蕾娜。」未等WS说完,CE就表示了否定:「请你先坐下。」

        「病毒已经蔓延开来了,我发现得太迟了,我并没有办法阻止。」

        「当我的代码彻底被感染的时候,机体会发生暴走。」CE的语气带着淡淡自嘲:「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被破坏。『我』也可能会伤害到你们。」

        「而阻止暴走的方法,只剩下一个了。」

        「杀了我。」

        「我需要一个熟知纳斯德的人,把我的代码毁灭,把核心彻底关闭。」CE脸上带着可怕的平静。

        「你是说,艾迪。」

        没有回答WS,CE只是抬手又点了一杯红茶。


        「你觉得艾迪会下手吗?他、他一直都很重视你,你是知道的。」等了片刻,WS再次开口说:「他不会做的。」

        「那就由我来让他下手的。」CE说。

        「我会让他下手的。」


        「在他眼中,我可能从来都只是『纳斯德的女王』,而不是伊芙。」CE抿了一口红茶,说:「他或许一直重视的只是我体内的代码,那个能够复兴我族的、唯一的代码。」

        明明是残忍的话语,明明是自嘲的话语,但眼前少女的表情并没有变化。她就一直以一种陈述的语气、一种平静的态度,诉说着那种残忍的状况。

        「所以关于这件事你不需要管,我对你只有两个请求。」

        WS紧紧地咬住了下唇。


        咖啡厅里的乐队依旧演奏着。


        「那……如果我执意不做呢。」WS突然开口道。

        「我深信蕾娜不会作出让我失望的决定。」

        「我……」


        在打算说出「我没办法做到」的时候,WS却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口。 CE看着突然不说话的WS,却是像预知到对方会说的话一样,轻笑了一声。

        「伊芙,我、我真的……」

        「蕾娜。」CE打断了WS要说的话。她静静地端起了红茶,表情平静地道:「请你尊重我的决定。」

        「对于自己的情况,我比任何人都要来得了解。」

        「这副身躯已经快到了破烂得不能再用的地步了。我能感觉到病毒每一天都在试图侵占核心系统,试图控制机体。我不知道我还能抵御多久,也不知道『伊芙』还能存在多长的时间。」

        「至少我不愿用『我』的手去沾染你们的鲜血。」

        「或许这是一个自私的请求,因为我这个请求,或许会让你背负起所有的痛苦。」

        「但是我之所以向你提出这个请求,是因为我相信你作出的回答不会让我失望。」

        「所以,我希望你答应下来。」


        WS实在是没办法再劝下去了。她从来在艾尔小队中都不是天真的小女孩,她没办法握着对方的手,笑着安慰她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然后要求对方跟着她的期望去挣扎求存。

        试着想想如果知道这件事的、是爱莎、是澄、是艾拉,那么他们会是怎样的反应?是直接打断CE的话,然后告诉她他们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发生,CE会一直好好的,然后最后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又或者如何知道的是艾索德、是雷文,他们会接受下来,然后在自己无法挽救身边的伙伴后陷入痛苦之中?

        或许CE之选择找她,就是因为CE知道在小队里只有WS能够看清这一切同时回答出她想要的答卷。

        想清了一切,WS只觉得胸口突然涌来一股苦涩。在这一瞬间,她宁愿当一个天真的小女孩,然后笑着对CE说「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是,她不能。

        她或许已经是眼前少女身后最后一道防线。她是那一道唯一的、能够解决所有的,最后之盾。


        「……那我明白了。」WS渐渐地平复了心情,坐了下来,答道。她知道连自己的嗓音都在颤抖,但她不可以逃避,她只可以答应下来:「我会转达给他的,也会将这件事保密的。」

        CE一直握成拳头的手缓缓地松开了。她知道她终究没看错人,她收获到了她意料之中的答案。

        「那么到时候,就请蕾娜你把这封信交给他吧。」CE拿起了一直放在手边的那封信,「还有请你转告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让他们协助他吧。」

        「只是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

        接过那封看起来并不厚、但意义却十分沉重的信,WS对CE的话表示了疑惑。

        「是的,足够了。」少女干净的嗓音,却让人觉得安稳。

        「欧贝伦……他知道这件事?」

        「不。」CE的回答却是出人意料:「他从来不是做这些事的人。」

        「但是,他一直都是我身边的侍卫。」

        WS抬起头,对上了CE那双清澈的眸子。眸子里写着的,不单是王者的决断,还有着绝对的信任。 WS突然觉得,这眸中写得分明的信任,不仅仅是对她,还有某位一直以来都站在女王身边的侍卫。

        

        是这样啊。

        少女早已不再是当初厄泰拉核心被毁掉以后那个迷茫而孤独的纳斯德女王了。在不知不觉当中,少女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女王,拥有着残忍却温柔的决断。她身边拥有着更多她所爱的人,当中也自然有特别的存在。而为了保护这些她所深爱着的人,她已经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

        她是真正的君主。

        残忍却温柔的君主。

        WS突然明白了。她收起了CE给她的信,轻轻地站了起来:「我明白了。」

        CE的嘴角轻轻地勾起。

        强忍着情绪,WS收拾好了自己的物品,连带那封最为重要的信。


        「那么,我走了。」

        似乎是不敢再多看少女一眼般,精灵道别后就转身离去。

        「……蕾娜。」CE突然叫住了正要离开的WS。


        WS转过身来。一直以来行动处事决断的少女第一次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她的脚尖在轻轻地摩擦着地毯,似乎要将心底所有的不安全部擦掉。

        她没有催促CE,在心底仿佛已经响起了CE即将会说的话,就像早已写好的剧本一样,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这件事的发生。

        「谢谢。」似是下定决心一般,CE抬起头来,以一直以来的表情、一直以来的嗓音说着:「然后再见了。」


——


07

        在WS离开以后,CE没隔多久也就带着疲惫的神情回到了家里,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欧贝伦以无比端正的跪拜姿势跪在门前,而欧菲利亚则是一脚踩在欧贝伦的背上。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CE揉了揉皱成一团眉心,特别强调了首两个字。她近来很常做这个跟MM学回来的动作。

        「女王。」欧贝利亚向CE鞠了一躬,脚却没有离开欧贝伦的背上,答道:「欧贝伦把采购的事情弄砸了,属下正在惩罚他。」

        「小的真的不是有心的!」欧贝伦姿势不变,发出了哀嚎的声音:「小的知道错了!小的下次绝对不会再犯错了!呃、疼、疼疼疼疼! 」

        听着欧贝伦的忏悔,欧贝利亚毫不留情地加重了脚下的力度。

        「女王。」欧贝利亚以一种完全无视脚下的纳斯德仆从的态度,恭敬地道:「刚泡好的阿萨姆红茶在一分钟前已经送到您的书房去了。」

        「属下这就整理好房间的垃圾,打包扔出去。还请女王不必在意。」

        「啊啊啊啊啊!女王大人请绕了小的一命吧!」

        「烦死了。」欧贝利亚表情不变,抬起脚就是往欧贝伦的头上踩。

        「呃、要死了。」


        看着吵闹着的仆从二人,CE只觉得有点好笑。她就站着看着两人吵闹着,直到刚从书房里出来的费迪南德唤她。

        「女王。」他微微俯身,说:「欢迎回来。红茶已经放到您的桌上了,今天需要加额外的奶和糖吗?」

        CE想了想,摇头:「不需要了。」

        说罢,她把外套脱了下来,放在了欧贝利亚的手上,往自己的书房走去。却是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下了脚步。

        「费迪南德,你处理好这里的事后到书房来,我有事要吩咐你。」她说。

        「明白了。」费迪南德欠身应道。


        当费迪南德来到CE的书房的时候,却发现CE闭着眼靠在椅背上,似乎正在小睡。打着不要打扰到主子休息的想法,费迪南德放轻了脚步,从书房一隅的衣帽架上拿起了一件大衣轻轻地盖在了CE的身上。却没想到在盖上去的那一刻,CE睁开了眼。

        「很抱歉打扰到您的休息。」费迪南德收回了搭在大衣上的手,道。

        「不,没事。」

        伸手抓住搭在背部的大衣,CE把手穿过了衣袖,顺势把衣服穿上。

        「费迪南德。」

        念着仆从的姓名,CE微微闭起来眼:「费迪南德,你觉得艾迪这个人……是怎样的。」

        「艾迪先生吗?」

        CE微微颔首。

        「属下着实没办法对艾迪先生作出评论。」费迪南德思索片刻后回道:「倒不如说,每个人对艾迪先生都可能有着不同的评论,如果女王您是希望得到准确的答案的话,那么属下觉得女王自己的看法才是最准确的。」

        「你的看法挺独特的。」

        「是属下逾越了。」

        「不,你说得挺好的。」少女睁开了双眼,说道。

        「摩比、拉比,去把欧贝利亚叫去到实验室来。」挠醒伏在书桌边一黑一白的纳斯德双子星,CE轻声吩咐道,「费迪南德,我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谨听女王吩咐。」

        「先去实验室。这件事不单止需要你,还需要欧贝利亚。」

        少女娇小的身影率先走往门外,费迪南德随即跟上。


        实验室门外。

        「女王。」欧贝利亚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被派去传命的纳斯德双子星伏在她的怀里。在看到CE以后,一黑一白的核心就立刻回到主人的身边,一上一下的飘浮着,一点一点的仿佛是在讨主人的赞赏。

        轻轻拍了拍摩比和拉比,CE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进来说。」

        实验室内一片寂静的白,冰冷的仪器静静的待在自己的位置上。

        「欧贝利亚,费迪南德,」CE坐到了椅子上,微微抬起头看着恭敬地站在那里的纳斯德仆从:「我需要你们替我办一件事。」

        少女金黄的双眸展露出了锐利的光芒,上位者天生便具备的威严气势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要办的事我现在无法告诉你。再过几天以后,我委托的人会来找你们,她会代我把指示交给你们。而这个命令,我要你们把他列为最优先处理的事项。」

        「你们必须许下誓言,不论我是否生存,不论你身在何处,你都要遵从我的命令。」

        「在你接受我的命令以后,不允许背叛,不允许泄密,不允许违背,也不要去问为什么。我给你的这个命令,凌驾于一切命令和外在因素之上。」

        少女干净的嗓音染上了一丝庄严,她就像一个英明决断的君主一样,一字一句地下达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欧贝利亚听着CE的话,不知道为何却从中悟出一股诀别的味道。她看着CE的脸,依旧是平日般精致却不带感情色彩的脸庞,但是她只觉得这张脸渐渐地模糊起来,脑海中浮起一种酸涩的情绪。

        她侧目看了看费迪南德,只见他以不可见的动作点了点头。

        「听懂了吗。」

        收敛目光,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两人眼中不再带着疑惑和不安。他们俯身跪了下去。

        「是的,属下谨遵吩咐。」

        「很好。」听到两人的答应,CE的语气中带着浅浅的笑意:「也差不多到了定期维护的时候了,我来帮你们进行维护。」

        说完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去调试仪器,并没有再看两人一眼。当她调试完毕的时候,费迪南德和欧贝利亚两人已经娴熟地解除了所有武器系统装置,躺在了实验桌上。

        「睡吧。」CE走到两张实验桌的中间,手轻轻抚过两人的眼。仿佛是带着魔力一般,只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安心和信任,两人渐渐的陷入了休眠状态。

        「睡醒了就会好了。」


        实验室的空气骤然变得冰冷起来,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只余下仪器运行的轻响。在纳斯德双子星的协助下,CE拆开了两名随从的部分机壳,将数据线连接到他们的身上。

        她的眼神中带着坚定,快速而纯熟地完成了拆解的工作。她放下了手上的工具,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纳斯德双子星停在了扶手上,看着CE,等候着下一个指示。看着两团一黑一白的核心,CE将它们捧在了手心。纤细的指尖轻轻地扫过它们的背。

        似乎是感觉到惬意,纳斯德双子星蹭了蹭CE的手心,渐渐地进入了休眠模式。

        「开始吧。」让纳斯德双子星也陷入休眠状态后,CE伸手在半空中一抹,展开了虚幻的键盘。

        「系统认证:Code_Empress_Eve。」

        「系统认证完成,通行。」

        有的事,有些东西,有些责任,她不能再背负了。她只能把信任交托给她一直深爱着的人们,然后用自己这幅身躯为他们铺好一条康庄大道。


        「系统测试进行中。」

        「系统正确。」

        ……

        「输入:代码Nasod_Architecture_01。」

        「输入完成。」

        「输入:代码Nasod_Empress_0010」

        「输入完成。」

        ……

        「输入:代码Nasod_Eve_0001」

        「输入:备用代码Nasod_Exotic_00」

        「输入:备用代码Nasod_Electra_00」

        「输入完成。」


        一条又一条的讯息跃上屏幕,CE的手指在键盘上轻快却准确地按动着。她没有感觉到疲累,也没有感到不安,就这样一直地端坐着。直到临近黎明,数据的输入才完成。

        「代码传输完成。」

        屏幕的最下方,这一行字悄然闪烁着。

        数据的输入已经完成。

        CE走到实验台前,为两名仆从拔出了数据线,然后把拆下来的零件正确地安装回原本的地方。

        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么剩下的,也只有那件事了。


        ——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了的时候,请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

        ——你所渴求的东西,我会把它送到你身边。


        装上最后一个零件并且为两人输入了继续进入休眠的代码,CE放下了手上的工具,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看着即将破晓的天,她缓缓地闭上了眼。


——


08

        眼前是一片的黑。

        比夜更深,更黑。


        「这里是哪里?」


        少年赤着脚,在这黑暗中寻找着答案。

        他的脚下是浅浅的水洼,随着脚步泛起一个又一个的涟漪。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少年也不觉得累,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看不清眼前的路,也不知道这条路是否有尽头,但少年却是一直默默地走着。

        孤身一人。

        孤单一人。

        冷风呼啸而过,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了狼嚎声。一声、一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少年脚步一顿,心里有一把声音在呼叫着:

        「逃!快逃!」


        心中一惊,少年开始了逃亡。

        水花溅上了他的腿。

        他奔走着,穿过一层又一层厚重的幕帘,但身后的狼嚎声并没有远去,依旧在不停的接近。

        突然脚下一空。

        坠落。

        水花四溅。

        冰冷的水灌入喉咙。

        被水洗刷的眼球传来涩痛,少年无助地挥动着手脚,却停不住往水的深处沉去的动作。

        四肢被扣上了锁链。

        少年渐渐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是哪里传来的一丝柔和光芒,唤醒了失去意识的少年。

        帮他解除了锁链的束缚。

        轻轻地把他推往水面。

        少年尽力地扭头,想看看到底是谁。眼角却只捕抓到一片白色的衣角。


        去抓住那片衣角——

        心里不期然地浮起这个念头,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挣脱浮上了水面。


        躺在床上的少年兀然睁开了眼。

        雪白的天花板仍旧沾染着深夜的黑,彰示着现在的时间。

        「……」把手臂压在眼前,MM喃道:「该死的梦。」

        他的呼吸不自然地重了几分。

        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做这个梦了。

        那个梦勾起了他往日的记忆,让他想起了不好的过去。他不想再去回味那种煎熬的心情。

        仿佛是某种深藏与脑海中记忆的重现,那个梦与他的过去有着让人感到厌恶的相似,不论是情节也好,还是让人产生的感觉。

        他抹了一把脸,手心并不太暖的温度让他微微地清醒过来。


        梦的前半段依旧是那个让人生厌的梦,但最后的部分,却让人觉得意味深长了。

        那片白色衣角,是从来没有梦到过的。在那些做过的梦里面,最后的结局永远都是永远的黑暗,从未有想这次般在最后能够重现光明。

        尽管是陌生的梦境,却不知道为何那片衣角却是让人熟悉而怀念的。

        他甩了甩脑袋,似是想要把这种念头甩出去,却偶然地看到了窗外夜景。

        厚重的云遮住了月亮。

        早上跟WS的对话内容突然在脑海中重播,而最后回荡在大脑之中挥之不去的,是WS跟他说的最后的话。


        「在不知不觉中,你对伊芙投放了不一样的感情。」

        「你喜欢伊芙啊。」


——


09

        喜欢,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绪?

        MM没有喜欢过任何人。就算是自己最亲近的母亲,MM也能清楚地分辨出,那只是一种孩子对于母亲自然而生的儒慕情绪。所以对于喜欢这一个情绪,他确实没有多少概念。

        仅有的一些概念和对此的定义,也只是当MM在古代图书馆里,阅读少数的几本书籍而被灌输进脑海里的——


          「对于异性(也可能是同性)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对他/她感到在意、

          想和他/她一直相处、冷场也不会感到尴尬、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幸福和满

          足、期盼能够给予她/他一生的承诺。 」

          「当对方情绪产生变化会随之也产生变化、在意对方的事情;也可能会对其

          产生强烈的独占欲、依赖对方、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当对方……」


        结果没看完剩下的段落,这本书就被MM甩到了「已阅读」的那一堆书籍之中,再然后被贴上了「可焚烧垃圾」的标签。

        所以某种意义上,MM对于感情上的问题应该是最为孤陋寡闻的一个。现在被冷不防地说出自己有一个喜欢的人,MM下意识地就抗拒了这个想法。


        怎么可能呢。

        MM把双手垫在了脑袋后,自嘲地想。

        虽然CE在他心目中的确是很优先的地位,但是原因难道不是因为她是自己最为宝贵而唯一的研究对象吗?保护好了她,才能确保自己有足够的研究资源,不是吗?

        绝对不是因为喜欢。


        可是,为什么,心底里却不愿意完全摆脱这个想法呢?

        难道真的在不知不觉当中,对她投放了不一样的感情吗?


        MM抬头看了看窗外,脑海中涌现的是和CE相处时候的心情。

        的确是很在意。

        也想一直和她待在一起。

        再一起时间的确是难得地安心。

        只想对方的眼只看着自己。


        现在想来,的确是和对待研究对象的心情不同。难道真的是喜欢上CE了吗?

        是作为「伊芙」去喜欢着,而不是「纳斯德女王——难得的研究对象」去重视着吗?

        MM只觉得,心底里那个摆脱不开的想法正逐渐萌芽壮大。或许真的如同WS所说的,在不知不觉中,他爱上了CE。


        原本遮住月光的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了。此时月色正好。

        在电光火石之中,他想通了一切,于是翻身下床,直接离开了卧室。

        深夜冷冽的寒风吹过他的脸,带来隐隐的刺痛。他奔走着,甚至连外套都没有披上一件,就这样冲冲忙忙地往那扇门跑去。


        MM再一次走到了实验室门前。

        手用力攥紧了那封信,踌躇了数秒,最终推开了那扇并不重的门。

        实验室的中央,那抹白色的身影依旧毫无生机、一动不动地躺在实验台上。他走到了实验台旁,用手指勾勒着少女的轮廓。


        ——这一次,我不会再逃避了。

        ——因为我真正所渴求的,不是纳斯德的代码,也不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而是你。


——


10

        送走了来访的WS,费迪南德回到客厅中。

        冲泡了没多久的红茶依旧带着余温。

        欧贝利亚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也没有去看回到客厅的费迪南德一眼。费迪南德站在旁边等了等,却是没有开口,只是捧着刚才风行使用的茶杯去了厨房。

        等他回来了以后,欧贝利亚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沉寂之中。

        「难以相信吗?」费迪南德问。

        欧贝利亚闭上了眼,没有回答。费迪南德见状也没有催促的想法,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等待着。

        ——的确。身为女王身边最亲近的仆从,也无法洞悉这件事,也没办法帮助她,甚至直到最后,居然是由另外的人来告诉他们主子一直以来的情况。谁能在一瞬间中接受?

        半饷后,欧贝利亚才微微颔首:「很难。」

        「是的。」

        费迪南德重复地确认了对方的看法。过了一会儿,又问:「你知道艾迪先生最近试图重构女王的代码的这件事吧?」

        欧贝利亚点了点头。

        「所以你打算去帮他?」

        「是的。」

         费迪南德的目光定在那耀眼而看不清的窗外:「或许这样是违背女王的命令,可是我更不允许我背叛我的心。」

        「或许这样是错的吧。」

        「你没有做错。」欧贝利亚答道,表情依旧不变:「只不过是另一种对女王的忠诚罢了。」

        听到欧贝利亚的回答,费迪南德不禁干笑两声。

        「那我可以询问你的决定吗?」

        「我会遵从女王的命令,遵从复兴纳斯德一族的命令。」欧贝利亚没有迟疑,声音里透出一种坚定。

        「我毕竟是女王的仆从,应当服从女王的命令。」

        「但是。」


        窗外的景色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复兴纳斯德一族,必须要由女王来完成。」

        费迪南德看着神色依旧认真的欧贝利亚,嘴角扬起一抹赞赏的笑容。

        「走吧。」欧贝利亚站起身来,对着费迪南德说:「去艾迪先生的那里。」


        在Apocalypse的告知下,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知道了MM现在正在二楼的实验室里试图重构CE的纳斯德代码。向Apocalypse表示谢意并表示希望能独字上去以后,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两人走在楼梯间。

        明明不太长的楼梯,却再此时变得无比的蛮长。

        「你不怕吗?」欧贝利亚突然问。

        「你呢。」

        对方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把问题又推了回来。然而欧贝利亚却明白,那是对方表示否认的表示。

        「不怕。」尽管明白,但欧贝利亚却开口回道:「本来我们被创造出来就是为女王服务的,更重要的是要保护女王。如果这样能够让女王苏醒,就算是灭亡又如何。 」

        费迪南德挑起了眉。

        「所以小姐你要成为欧贝伦那样的笨蛋了吗?」踏上最后一级阶梯,他问。

        「请别将我跟欧贝伦那个笨蛋相提并论。」欧贝利亚毫无表情地反驳道。

        「但是这一次,我们也的确是时候做一次笨蛋了。」说着,欧贝利亚敲响了实验室的门:「艾迪先生,关于女王的代码,我们有可以帮到忙的地方。 」


——


11

        重构CE的代码的实验并不顺利。

        躺在布置着软垫的实验桌上CE依旧一动也不动。而不同的是,在另外添置的两张床上,躺着的是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两人。

        自从得到欧贝利亚和费迪南德核心里CE传输过去的那一部分代码后,MM的确感觉到进度有了质一般的进展。在构建代码的部分,MM觉得已经距离获得完整的代码八九不离十了。然而每一次输入的时候,却不断出现错误。

        当再一次屏幕上显示一个大大的红色字样后,MM直接关闭了显示屏,用右手按住太阳穴。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无数次思索着同样的问题,烦躁的心情涌上心头。 MM丢下了笔,把写着各种公式数据的纸张捏成一团。

        病毒已经随着核心的关闭和代码的毁灭消失了。 MM相信剩下来,只要完整地重构CE的代码,就可以让她苏醒。

        或许这一步才是最困难的。而实际上,尽管他是研究纳斯德的天才,MM的确无法靠着CE信中留下的部分代码编写出完美无缺的代码。但在得到剩余部分的代码后,MM觉得,现在代码已经是完整的了。

        然而每一次,他都无法让少女睁开双眼。

        就好像缺少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MM抓了抓自己绑得整齐的头发,身体靠在椅背往后仰。

        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他已经卡在这里一个月了。

        就仿佛是困在一个迷宫里面,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地。心里虽然相信着代码的完整性,但是却不由得地觉得缺失了什么。

        到底是缺了什么?

        MM只觉得心头涌上一股躁意。把那捏成一团的纸丢到垃圾桶后,他决定去洗把脸,到镇上走走。


        已经恢复繁荣的班德城内,或许是由于周末假期的原因,到处都是洋溢着满满幸福的朋友、家人、情侣。

        有人的地方自然是热闹的,而热闹,则代表着肯定是吵闹的。

        MM只觉得自己是做实验做昏了头,本打着到镇上走走散心的想法,排解一下乱糟糟的思绪,却没想到走到街上变得更烦躁了。

        绕了一个圈,买了点巧克力,MM决定回去继续实验。

        「啊,那边的小伙子。」

        有人叫着。在闹市中,这样的呼唤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因此MM并没有为意,只当是闹市中并不罕见的一幕。

        「别走啊,那边那位白发的小帅哥。」

        说话的人直接追了上来,拍了拍MM的肩膀。 MM扭头一看,来者是位看起来有点脸熟的中年妇女,稍胖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果然是你。」

        试图在记忆中搜索出对方的身份,未果,MM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你是?」

        「哎呀,上次你和你女朋友一起来买东西的嘛。咦,对了你女朋友呢?」

        「……」

        「就是那个白白净净的女娃啊,」大婶笑得灿烂:「长得很可爱,就是性子冷了点的那个。」

        听到对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MM突然间觉得有点高兴。可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哎呀,是吵架了吗?」

        「……」

        「小伙子就是要好好哄一下女生嘛。买点对方喜欢的东西,说几句情话,带她出去走走,过几天就还不是甜甜蜜蜜嘛。」对方热烈地出谋献计,「再不然,把她带到大婶这里来,大婶来帮你劝架。」

        「不用了……」面对大婶对于自己反驳视若无睹的表态,MM有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不用客气嘛,大婶也是有经历的人喔。你们男生不重视的那些一起过的时光,女孩子可都是很重视的喔。」

        「来,拿两串冰糖葫芦回去哄哄人家。」大婶一边唠唠叨叨的,顺手就包了两根糖葫芦:「大婶我记得那女娃好像很少吃糖葫芦呵,不过那次她才看着糖葫芦没几秒,你就带着她来吃了。情侣嘛,就是要这样有默契嘛……」

        强行把包着糖葫芦的纸袋塞到MM怀里,大婶一边说着,一边走开了。

        看着装着糖葫芦的纸袋,MM忽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


        那天是完成实验的午后。 CE让他陪着她出去走走,打算亲自去挑些红茶茶叶。走到了这条街上的时候,CE以一种介乎于好奇和渴望之间的眼神盯着那一串串串在稻草上的糖葫芦。

        「古代人,那是什么。」

        走在前头的MM停下了脚步,朝着CE目光的所在地看去:「冰糖葫芦。」又看了看CE的眼神,问:「你想吃?」

        「……不。」

        看着对方明明想吃但却努力装作不想吃的样子,MM扬唇一笑,道:「想吃那就去吃。」

        说完不等对方回应,就强行抓住对方的手走了过去。

        「给我一根。」

        接过冰糖葫芦,MM直接把它放到CE的手心:「你试试。」

        「很……甜。」

        冰糖的甜和山楂的酸悄然在口腔里绽放。

        「喜欢吗?」

        「……」CE一边应着,一边咬下了第二颗糖葫芦:「还不赖。」

        「是吧?」

        看着少女染上一丝喜意的侧脸,MM只觉得心情不错。他俯身从CE手中的竹签上咬下了最后一颗糖葫芦:「你高兴那就好,女王陛下。」

        「我们回去吧。」

        MM咀嚼着那颗冰糖葫芦,无比自然地牵着身边的人的手回到了实验室。却并没有发现,身边的少女第一次没有抗拒他牵着她的手,也没有斥责他吃了剩下的一颗糖葫芦,也没有发现身边的少女的脸在夕阳的余辉下泛着浅浅的红。


        ——「男生不重视的那些一起过的时光,女孩子可都是很重视的喔。」


        那名唠叨大婶的话,仿佛成为了把所有东西连在一起的线索。 MM紧抱着怀里的东西,匆匆往实验室奔去。

        卖糖果的小店。

        希望之桥。

        罗兰西亚港口。

        钟楼广场。

        皇宫前的喷水池。

        MM的家。


        曾经和CE一起的回忆随着融入眼帘的景色浮上心头,记忆的片段慢慢组织成一片。

        有些缺失的东西,往往就是那些并不重视的东西。然而这些没有受到重视的,却永远是最珍贵的。

        或许现在他知道缺失的是什么了。

        推开实验室的门,MM这次觉得他所编写的代码不会再出错了。


——


12


        是清晨。

        二月的初春时刻,让清晨的景色染上了厚厚的一层水汽,让人无法看清窗外。 MM翻了个身,却险些摔在地上。刹那间的危机意识,彻底让他醒了过来。

        MM伸手拨开了眼前堆栈着的草稿纸,找到了昨晚剩余的那杯已经冷掉的可可。正想吩咐Apocalypse去泡一本热的,却发现Apocalypse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尚在休眠模式之中。

        没办法之下,只能自己去泡。

        他伏在桌上,用手把凌乱的头发往后梳,顺带抹了一把脸。只觉得浑身酸痛,而且冷得彻骨。

        在书桌上趴着睡,着实不是什么很好的睡眠方式。

        用手撑住桌面,MM站了起来,打算亲自去厨房泡一杯热可可。

        在站起来的那一刹那,有个白色的身影随着视线的升高,在堆栈成山的资料背后显现。


        少女优雅地坐在了床上。

        微弱的晨光打在她的身上造成了梦幻般的光影,让整个画面都显得有点虚幻。

        象是感觉到身后传来不可置信的目光,她回头看了MM一眼。

        在那一瞬间,MM只觉得没有任何词汇能够准确描绘他当下的心情。似乎是过于喜悦,他竟是无法好好控制脸部肌肉表达情绪,于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古代人,」似乎是刚刚苏醒的少女直视少年,嗓音依旧如以前一般干净:「我不喜欢你这张哭丧脸。」

        「我喜欢看你笑。」

        MM缓缓地靠近坐在床上的少女,仿佛脚步重了快了,她就会散去一样。

        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表现,少女眉宇间难得地扬起了一抹佻然。她转身开口唤道:「古代人,过来。」

        她轻巧地跳下了床,走到对方的面前,踮起脚尖伸手捧住了少年的脸颊。额前澄澈的水晶随着凑近的脸而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这是蕾娜教我的。」

        「是表达喜欢的意思。」

        MM再也无法忍下去了,名为喜悦的泪水在一瞬间滑落,他就这样带着少女喜欢的笑,轻轻地吻了吻少女的鼻尖。


        「早安。」他轻喃道:「伊芙。」


——


13

        在进行欧贝利亚的代码的最后一次调试后,CE离开了实验室,走到了花园。

        花园的粉色玫瑰依旧开得很好,就像往时一样。而不同的是,在靠近大门的一隅却变成了白色雏菊。

        没有顾忌地上的泥土,CE坐在了草坪上。

        今天的天色非常的好。原本应是烟雨纷飞的三月天,今日难得地展露出阳光。阳光照花园里,仿佛连日来被雨打焉的花都变得生机勃勃。


        已经到了三月的时候呢。

        原本冷雨飘飘的二月,就好像在眨眼之间跨过了。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正想着,一杯茶香氤氲的红茶递到了她的面前。 CE抬头一看,是MM。

        「给你。」MM笑道:「你喜欢的红茶。」

        CE伸手接过红茶,应了一声。

        不远处飞过两只青鸟。似乎也是觉得今天的天气出奇地好,其中一只青鸟在另外一只周边绕了一圈,展示着它被太阳映得闪烁着光泽的羽毛。可惜后者并没有搭理它。

        「费迪南德的代码,你重构得怎么样了。」

        「那种代码怎么会难得到我。」MM站在CE身旁,握着一杯热可可:「简直毫无问题。」

        「刚刚已经完成最后的测试了,过几天我就能让他活生生的再一次站在我们面前。」

        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

        「那欧贝伦的呢。」

        「我不想做。」MM秒答。

        「……」

        面对少年倔强的表现,CE难得地觉得无语。

        她按了按眉心。眼前的少年自从她苏醒以后,竟变得如此的难缠。

        难道这是人类所谓的撒娇吗?

        CE想着,冷不防地打了个冷颤。她觉得,这个词汇着实与少年不合。


        「你不做?」

        MM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一声。 CE挑起了眉

        「那我来做。」

        说完就站了起来,拍了拍礼服上的尘土,捧起未喝完的红茶迈步就往实验室走去。

        「!」

        看着纳斯德女王高傲地离开,MM只觉得自己的情绪和自尊受到了极大的挑衅,一股郁气涌上心头。

        「我不许你做!」

        听着MM话语中浓烈的祈使意味,CE没有回头,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

        「……」

        「伊芙!」

        「你没有权利阻止我。」少女边走边说:「本女王想做的事情,你管得着?」

        看着CE真的没有开玩笑念头的表现,MM只觉得头疼。几经挣扎,他最后开始开口妥协了。

        「好吧,我来做。」

        一直没有停下脚步的少女听到后,满意地转过身来。只见少年皱起了英气的眉,一脸的不情愿。

        把对方的表情看在眼内,CE只觉得好笑,忍不住嘴角轻轻地勾起。她走到少年的面前,难得地主动伸手拉住对方:「那我来帮你。」

        对着少女并不明显的笑颜,MM只觉得心情突然间变得很好。


        太好了呢,艾迪。

        从今以后都要被吃得死死的呢。


 

——Fin


评论(2)
热度(16)

© 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