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我不願意失去我的能力,可一旦靈魂染上了汙痕,就再也無法回去了。』

你好,這裡Horkos,一個瘋狂為黃王打call的迷妹。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就不願意透明姓名的喻先生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艾爾/人狼企劃衍生】艾里奧斯村57949(D1-D2)【無CP/繁中注意】

原遊戲記錄:

http://diam.ngct.net/old_log.php?log_mode=on&room_no=57949


[Day 0: Beginning]


        劍舞聖姬做了一個夢,夢裏有把聲音問她要不要玩一個遊戲。

        一個又好玩、又有趣但卻……血腥的遊戲。

        她答應了。

        然後場景一轉,她就來到了一個遊戲的世界裏面,在那個世界裏面,她只記得自己光著腳,手無寸鐵地在黑夜之中拼命奔跑著,後面傳來的是陣陣的狼嚎聲。

        耳聽著狼嚎声越來越接近,她閉上了眼——


——


[Day 1 :Morning]

 

        「劍舞姐?醒醒!」

        劍舞聖姬在半醒半睡之間,只覺得有一雙手在推著她的肩膀,仿佛是受到驚嚇的兔子一樣,她就地一滾,然後迅速地半蹲起來,之見已經打扮整齊的虛無公主正不解地看著她。

        「啊,虛無啊。」看見是熟悉的人,劍舞聖姬鬆了一口氣,就著姿勢直接坐了下來。

        「果然是平日訓練和工作太累了的關係吧!劍舞姐玩個遊戲都能睡那麼熟喔!」虛無笑笑,「大家都在等你呢。」

         說罷,虛無就推開木屋的門,走了出去,又順手帶上了門。

        「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劍舞聖姬一手抓過放在床邊上的衣服,乾脆俐落地穿上,「玩個遊戲都能夢見遊戲啊……」   

        她換好衣服後直接推門而出。門外的不遠處,放著一張木桌和數把椅子。木桌上放著一個爛掉的黑色橘子,而椅子數目剛剛好能夠讓圍在木桌旁的人坐下。

        「呀。」風行者搖晃著她的馬尾辮,道:「早上好唷~!」

        「早上好。」

        「早安!」

        「早上好。」修羅笑道,「那麼既然劍舞小姐也到了,那麼就開始今天一日的討論吧。那麼請允許我向各位宣佈……」

        ——「占卜師CO,Day 1 支配者 村人。」

        而待修羅發言後,坐在修羅對面的支配者卻揚起了一抹挑釁的笑容:「占卜師CO,Day 1 復仇女神,人。」

        「……咦?!」

        「兩占卜。」在眾人訝異的聲音中,狂鋒武者手裏握著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咖啡,帶著淺淺笑意說道:「應該是真占卜和狂人假裝的占卜吧。」

        眾人發出了然的聲音。

        「記錄、記錄什麼的……」坐在最邊沿的帝天,怯生生地小聲說道:「我應該可以勝任的……希望能夠輔助大家找出隱藏的、狼……」

        「那就拜託你了,帝天。」劍舞聖姬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今天出來的都是白單呢。」

        「……」復仇女神睜開了眼,抬頭看著支配者:「首日,領了證明。」

        「喔啊?不喜歡我對你的執著嗎?」

        「……系統不明白究竟有何事情值得如此執著。」

        眼看著支配者快要瞬移過去復仇女神身邊,帝天連忙接上劍舞聖姬的話:「是、是的,還有一位占卜師被判定為白單……」

        「那就挺難猜誰是狼了啊。」

        修羅微微苦笑,「沒想到會占到對家的支配先生呢。」

        「這下有趣了。」狂鋒武者說。

        復仇女神無視眼神火熱地看著她的支配,淡然說道:「系統推估,兩名……占卜師皆為人的幾率為九成。」

        「那麼既然毫無線索,那就請各位避開占卜、白單,進行散投吧。」

        眾人聽到狂鋒武者的話,紛紛抬起頭,目光不斷發生對視。有的人歎了一口氣,緩緩地在白紙上寫上某人的名字,有的人則是迅速地寫好,然後折疊,仿佛不想確認自己寫下的結果。斜陽西下,當最後一絲陽光隱匿在山頭之後,眾人只覺得眼前一黑,聽見響亮的啪的一聲。

        當視野恢復正常的時候,只見一直在討論過程中未發一語的末日武者倒在地上,頸項扭曲。

 

[Day 1 被處刑者 末日武者]

[犧牲者 黑色橘子]

 

——

 

[Day 1 :Night]


        夜。

        一輪銀月掛在天上,清冷的光芒散落在村莊的每一個角落。仿佛是大家都陷入沉睡之中,村內寂靜無比。

        狂鋒武者安然地躺在床上閉目淺眠。

        倏忽,一絲危險的氣息讓他睡意全消,他下意識地睜開雙眸,雙手往平日放著鋒刀的床沿摸去。可是——

        空無一物。

        短暫的驚愕後,狂鋒似是自嘲地微微勾起嘴角。

        「……這可是理所當然的……」他以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自語道,「畢竟這裡可是……」 

        然而正當狂鋒由於情緒的波動而稍稍放鬆下來的時候,一雙長著能刺穿人一般的指甲的手用力地搭上了狂鋒武者的肩膀。

            「!」

            不待他做出任何攻擊以及防抗,對方的厚重的鼻息噴在他的脖子之上,繼而傳來的是如同撕裂和刺穿的痛楚。痛楚讓他全身繃緊,腦內反抗的思緒紛轉,可是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轉動的思緒漸漸變得緩慢,只剩下無盡的睏意和不斷的刺痛感……

            頸動脈被對方的利齒撕裂,氣管也被咬破,鮮血湧入腔腹,讓每一次的呼吸變得劇痛無比……

            「呃、……」

            狂鋒武者只覺得全身上下開始乏力,生命力源源不絕地從那兩隻狠狠插入自己頸脖的尖牙處緩緩流失……

            他奮力地睜開由於濃厚睏意而漸漸閉上的眼睛,只見那雙熟悉的眼睛——

            和他身後、搖晃著尾巴的少女的身姿。

            想努力辨認遠方少女的身份,但視線已經渙散,身軀再無一絲力量。隨著對方刺進脖子的尖牙拔出,狂鋒武者的軀體軟軟墜地。

            「嘖。」

            眼角的餘光和剩餘尚未消去的聽覺所最後見到和聽到的,是奪走自己生命的人在銀月的照耀下露出了尖銳的利齒,帶著狂熱的氣息說道:

            「……那麼,下一個獵物是誰呢……」

            意識就此中斷。

 

——


[Day 2 :Morning]


        翌日清晨,狂鋒武者的小屋外。

        當其他人收到消息來到的時候,支配者和修羅已經端坐在臨時安放的木桌的兩端,似乎早已經收到消息而趕來。

        走在眾人後方的帝天在看清半敞開的門後的境況後不禁發出驚呼:「怎、怎麼會……狂鋒先生……」

        而其他人對屋內的境況亦是一片譁然。

        「嘖,死了真麻煩……」支配者打量著遲來而仍未適應現況的眾人,單手撐著頭道,「還開不開大會?」

        「真是的,浪費本少時間,居然最後變成了屍體……」

        待眾人將視線轉移到他身上的時候,他再次開口道:「占卜結果,Day 2 狂鋒武者,人。」

        而坐在支配對面的修羅聽到後,毫不猶豫的跟上:「抱歉,支配先生,請允許我打斷你。」

        「銀大人的占卜結果,Day 2 狂鋒武者,狼!」

        「?!」

         仿佛是投入了一顆炸彈在平靜的湖之中,修羅的話頓時引起一陣喧鬧。

        風行者不可置信地說道:「狂鋒……被咬死後,領黑白單?」

        「那樣就很明顯了,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劍舞聖姬接道,紅眸冷冷地看著修羅:「被人狼咬死的人,只能是村民身份的人。所以,修……」

        「對不起,各位!」修羅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打斷了劍舞聖姬的話,「是我弄錯了占卜結果……」

        「被銀大人判定為狼的,是緋焰先生。」

        「剛才是我過於心急,並未仔細聆聽銀大人的話語,」修羅繼續說道:「給大家造成了混亂,實在是很抱……」

        「哼,所以你這個冒牌貨又想學我出白單嗎?」支配者看著修羅的眼神透出一絲輕蔑,「假裝弄錯了結果什麼的……實際上你就是假占吧?」

        而被修羅認定為人狼的緋焰亦開口道,「修羅,你真的能確定誰是人狼嗎?」

        「……」修羅抿唇,「各位,弄錯了占卜結果是我的失誤,但是請大家相信我。」

        她以截鐵斬釘的肯定語氣道:「緋焰武者,是潛伏在村子裏面的其中一隻人狼。」

        看著修羅的確信的樣子,眾人仿佛是頓時陷入的迷惘之中,不發一語,只剩下落葉紛紛而下,時間緩緩流轉。

        「修羅姐……」虛無公主抿了抿唇,似是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

        帝天怯生生地小聲說道:「我覺得……緋焰先生這樣有點可憐……呢……」

        「姊姊我是不太相信修羅啦~」風行者困惑地摸了摸後腦,「不過暫時線索還是比較少呢,很難就此下定論……」

        「系統警告,距離日落尚有15分鐘,建議迅速開始投票。」一直坐在遠處的似是在閉目養神而並未參與眾人討論的復仇女神此時開口說道,「占卜顯示記錄,一黑一白。系統判斷建議,將黑單者吊死。」

        「這麼快就……」

        「資訊有點太少了……」

        「太難抉擇了,這種事……」

        復仇看著由自己言論而引發的紛亂討論,一貫的臉無表情,只是靜靜地等待著結束。

  「諸君,請聽我說一句。」就在討論越發激烈之際,劍舞聖姬揚起手,打斷了眾人的紛議。

        ——「我贊同復仇的觀點,緋焰的嫌疑太大了。既然有占卜師占出緋焰是狼,那麼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是清白以前,只能將他吊上去,讓靈能者來檢查了。」

        「可、可是……」

        無視提出的異議,劍舞聖姬轉過身來,對著緋焰武者說:「若果你是清白的話,靈能者會給你昭雪的。但現在,只能請你上去了,緋焰。」

        熾熱的紅眸緊緊盯著面前的男子,意志堅定。

        夕陽西下,斜陽打在圍坐的眾人身上,一張又一張寫著名字而又被折疊好的字條被放置在桌子的中央。當沉沒在西邊山頭的太陽完全隱沒在山峰以下之際,眾人只覺得眼前一黑。緊接著,就看見了——

        倒在地上的,頸椎扭曲著的緋焰武者。

 

 

[Day 2 被處刑者 緋焰武者]

[犧牲者 狂鋒武者]

 

 

——

 

[Day 3 :Night]

 

        深夜,從沉睡著的村子的某處,傳來少女的悲鳴和嚎叫。

        黑髮的少女躺在血泊之中,唯一一束銀白的髮絲漸漸染上死亡的血紅。屋裏仍然亮著的燭光緩緩熄滅,宛如她流逝的生命。她凝望著已經遠去的背影,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

        那是她,最後的一口氣。

 

——

 

[Day 4 :Morning]

 

        修羅的小屋外,木桌和椅子依舊整齊的擺放著。支配者依舊坐在最左側的一端,然而他的對面卻已經是空無一人了。

        「……今日是修羅嗎。」

        「哎?修羅姐?」

        「……怎麼連修羅也……」帝天聽到消息後,雙眼充滿了不信。

        而其他人亦是一臉難以置信。其中一名能夠信賴的占卜師已經死去,剩下最後一位占卜師。

        「哼,我的對手竟然也死了。」支配者見眾人久久未能平復,卻是諷刺地笑了笑,「占卜師CO,Day 3 帝天,人。」

        「既然帝天也是人,那麼……」

        「等一下。」風行者此時站了起來,道:「在決定相信不相信支配的話以前,希望大家能先看一下緋焰的遺書和修羅的遺書。」

        「遺書?」

        「咦,對欸,有遺書。」

        「那麼既然大家都把遺書的存在給想起來了,那麼就讓我把遺書的內容讀出來,沒有問題嗎?」風行者環視不作反對姿態的眾人,最後目光停留在支配者身上:「緋焰武者的遺書:『支配者看起來是我們這邊的人類呢...真不錯,是必要時的犧牲』。」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而在此時,復仇女神亦加入討論之中:「其中一名占卜師晚上死去……系統判斷場上占卜師大幾率為狂人。」

        「很可惜,緋焰武者我還不想現在死去呢。」支配者迅速接下話,「哼,這是不忿死掉嗎?」

        「不過就連小貓咪也覺得我是狂人,真是讓人高興不起呢。」支配者邊說著,一邊繼續打量著對面的復仇。

        「可、可是……復仇,這肯定嗎?」帝天顫抖著聲音問道:「雖然支配先生感覺就……」聲音越變越小。

        虛無公主亦開口分析道:「唔……那麼場上只剩下一狂一狼嗎?」

        劍舞聖姬亦顯得有點困惑:「感覺緋焰那句話還是看不太懂……所以現在是死了多少個村人?兩個?三個?」

        「如果真是狂占,先留著不要吊。」風行者道。

         「擅自把人當成狂人,真是令人火大。」支配者說,「那麼多次出現過的新手狼情況呢?假如緋焰武者是為了拉真占下水呢?」

        「新、新手狼嗎?」

         復仇女神仿佛是疑惑地眯起了眼:「風行者……你這是設定修羅是真占……系統推測這番話為狼對狂人的肯定。」

        「但是無可否認,支配的占卜師身份有很大的問題。」風行者說:「雖然只是推測,但是我認為既然占到緋焰是狼的修羅被咬死了,那麼很大的可能性就是緋焰真的是狼,剩下的狼確定了狂占和真占分別是誰而咬死了真占。」

        「行事有點慌張呢,狼。」 

        正當支配正要反駁之際,復仇女神卻開口說道:「日落時間接近,建議進行投票。」

         「……系統將支配者的白單納入考量,灰單餘下:虛無公主、劍舞聖姬、風行者。建議避占,散投灰單。」

        這一天仍然沒有決定性的證據,而隨著夕陽落下而離開村子的,是倒在地上、背對著眾人的虛無公主。

 

 

[Day 2 被處刑者 虛無公主]

[犧牲者 修羅]


——————————

備註:


第一段和day1的第一部分是自創。

 

GM對應木箱;KOG對應黑色橘子


评论(2)
热度(6)

© 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