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我不願意失去我的能力,可一旦靈魂染上了汙痕,就再也無法回去了。』

你好,這裡Horkos,一個瘋狂為黃王打call的迷妹。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就不願意透明姓名的喻先生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全职高手/黄王】《积少成多》

台湾全职Only的突发无料XDDDD

王杰希的性格我没有抓好(自打两巴

本来说回到家后就发的,结果哈哈哈哈哈哈(。

某种意义上的练手和傻白甜哈哈哈哈哈(。

收到无料的人请原谅我没好好检查排版和錯字……(土下座

 

——————————————————————————————

 

 

01

 

    王杰希的楼上搬来了一个新住客。

    可是好像由于是自己的作息时间比较颠倒,那个新来的住客搬进来一个月了,王杰希却还没见过这个新住客。他曾经试着去找小区管理员,问了一下这个住客的详情,然而管理员耸了耸肩,只表示这个新住客是个「看起来比较阳光的独居大学生」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了。

    王杰稀有点好奇这位新住客。原因是自打这位新住客搬进来以后,每天晚上王杰希回到家里的时候,总会听到楼上传来如同子弹般密集的说话声。但是每当王杰希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那把仿佛会毫不停歇直到世界末日的声音总会立刻停止下来。

    每日如是。

    所以王杰希很好奇,到底楼上这位新住客是有着与众不同的「说话作息时间」,还是知道他即将要睡觉了才停止说话。只不过很可惜地,最近一个月王杰希的工作很忙,让他一直没抓到机会去会一下这个新住客。

    王杰希曾经以为自己是受不住聒噪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新来的住客却有着很大的包容力。一个月过去了,他居然忍受下来了。或许是由于他的聒噪并没有影响到自己作息的缘故,这一个月下来,两人相安无事。

    他曾经静下心来,去聆听那个新住客的声音,可惜隔了一个楼层,声音虽然是传过来了,但却显得有点失真。就好像电话另一头传来的声音,永远都不会像面对面说话时的声音一样。

    声音随着说话的语速加快会变得有点尖,但却不刺耳,是青年独有的嗓音。

    所以尽管王杰希一直都没机会见到这位新住客,可是在他的心底里,这位新住客还是凭着他的声音给王杰希留下了印象——聒噪、精力过于旺盛的大学生。

 

 

02  

 

    王杰希住的地方是一座三层楼高的小别墅,然而他只自住了一层,把剩下的两层全都租出去了,租金相当便宜,然而却没有多少人来询问。估计是看价钱太便宜了,有点怕是歹徒要行凶挖器官之类的。反正他放租了半年,没有人来问过详情。

    不过王杰希心态很好,反正他也不是没了租金就活不下去,于是也就放宽了心态,静待有缘人。这不,过了半年就有人找上门说要租房子。不过那段时间王杰希的工作很忙,所以就让身边的朋友帮忙带着租客看房子。租客也很干脆,直接带着行李去看房子,当下就拍板缴了房租住了下来。

    所以王杰希真的不知道这位新租客什么样子什么脾气。直到某一天王杰希休假,那个新来的住客跑下来借酱油,王杰希这才第一次和租了自家屋子的黄某人见面,顺便接受了对方强行送过来的生熟地煲龙骨。

    黄某人把这锅汤美曰其名为「租房外交」。

    接下来的两个月,每逢王杰希休假,总会见到黄某人笑得一脸坦然地敲响了自己家门,然后问他借各种各样的东西,再把煲好的老火汤递给他一保温壶。

    讲道理,王杰希其实不是很吃得惯黄某人煲的老火汤,他总觉得有股焦味。但是焦味再浓,那也是滋阴补阳的汤水不是幺?于是王杰希还是捏着鼻子把汤给喝了。

    两个月过去了,由于黄某人性格开朗(自称),加上老火汤和自来熟,所以王杰希和黄某人也熟络起来了。起码他知道,这个租客姓黄,名少天,是隔壁大学的大四准毕业生。前阵子由于太过聒噪,终于被室友郑某赶出去,说是让他期末考完再回来。

    「然后我看王杰希你这儿挺便宜的就住下来了。」黄少天光着脚丫子,咬着从王杰希家里冰箱摸出来的老北京冰棒如此说着。

    王杰希不说话,拿起扫把就往黄少天身上打。

 

03

 

    过了五月,王杰希的工作变得悠闲下来,上下班时间也随着工作量减少而变得正常起来。这几个月的相处,让黄少天往王杰希家凑的次数急速上升。有好几次甚至他一回到家就看见黄少天悠闲地坐在他的沙发上看电视,让王杰希骂也不是,赶也不是。

    「哎,王先生。」小区的管理员是一个有着半白胡子的老爷子,他叫住了王杰希,从桌子上抓了一包东西递给了他:「您楼上那个黄先生早上把这个给我,说是让我把它转交给您。」

    「谢谢李伯。」王杰希把小包接了过来道了声谢,微微笑了一下,也不多问,就这样拿着小包小跑上楼。一打开门就发现黄少天悠闲地倒在他的沙发上,咬着冰棒,没脱袜子。

    「王杰希你回来啦?」黄少天转头看他,口齿不清地说着。

    王杰希想拿公文包丢他,想了想,还是没舍得。他说:「你又来了。」

    「好邻居嘛。」黄少天说着,一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哎,我煲了汤,放你厨房了。我看王杰希你有点火气旺盛,所以今天特意煲了冬瓜薏米排骨汤,下火。」

    王杰希无语,把拖鞋丢给黄少天,自己换了拖鞋就走去厨房。没隔多久,从厨房传来王杰希的声音。

    「黄少天你什么毛病!」

    「什么什么什么?」黄少天一脚套进拖鞋,蹭蹭蹭的跑到厨房里,只见王杰希拿着一个底部半融化的电热水壶,冷漠地看着他。

    「你……」王杰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傻啊你!电热水壶放明火炉上烧!」

    「呃。」

    黄少天难得地无语了。

    「我这不是不知道这是电热水壶嘛。」片刻后他开口辩解道:「王杰希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见王杰希油水不入,黄少天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膛,诚挚地给王杰希道了歉:「王杰希,对不起。」

    王杰希听见后叹了口气,把烧坏了的热水壶塞到黄少天怀里,伸手把他推出厨房:「拿出去丢了。」

    「哦。」

    被推出厨房的黄少天小心翼翼地看了王杰希一眼,见对方表情波澜不惊,问:「王杰希你还在生我气吗?」

    「没有。」

    「真的没有?」黄少天精神抖擞起来,在门外探头探脑,叨叨絮絮地问:「真的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王杰希说着,伸手抓过围裙戴上,然后啪的一声把厨房门给关上了。

 

04

 

    其实王杰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

    他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电热水壶就生气的吝啬鬼。但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他也说不出来,反正看到黄少天完全没有察觉险些酿成火灾的危险,他就无名火起。

    昨天那顿饭吃得特别压抑,就连黄少天也没多说话。而待黄少天吃饱了饭以后,王杰希就把他赶出去了。

    翌日早上,他一觉起来,就看到窗边挂着个黑黑灰灰的东西。他谨慎地靠近,才发现那是一封信和一盒东西,拿绳子从楼上吊下来。

    他伸手把信取了进来,窗外就传来一阵铃声。他愣了一下,很快就意识到是把信吊到他窗边的人在绳子的另一头绑上了铃铛。

    「王、王杰希!」从楼上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声音带着熬夜后的惺忪,仿佛是趴在窗边在朝王杰希说话一般,声音从窗外传递过来:「昨天的事真的对不起!」

    你是小孩子吗?

    王杰希想着。他把信还有那盒不知名的东西放到桌上,把头伸出窗外抬头一看,就看到黄少探出窗外的半个身子。

    「把头缩回去,有什么事下来说。」

    黄少天欢呼了一声,把头缩了回去。然后王杰希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和一声响亮的关门声,过了三十秒,王杰希家的门铃就被按响了。

    「王杰希!」一打开门,黄少天站在门外张嘴就问:「你气消了没有?」

    「……」王杰希盯着他不说话,可脸上的神色分明就是那只在说「妈的智障」的表情包狗:「」

    「王杰希你看了没有?」见对方气似乎消了以后,黄少天又开始叨叨絮絮地说:「我昨天送你的东西你看了没有看了没有呀?哎呀,你要是看了的话我就留下来,你要是没看的话那我还是先回去好了……」

    眼神中带着点期待,又带着点闪缩。

    「什么看不看的。」王杰希一把拎住黄少天,把他带到屋子里:「有什么好好说。」

    「就、就昨天我让李伯转交给你的……」黄少天站在王杰希身后,看着他把门给关上了。搔了搔头,再一次问:「你看了没?没看我还是先走呗,免得待会儿你看到了和我翻脸。」

    「黄少天我告诉你,这次你给我老实站着,等我把那什么玩意给看完。」王杰希有点没好气地说着,一手拿过那个放了一天的小包裹。结果他才刚动手拆开包装,就见黄少天怪叫一声,飞快地拉开门跑了出去。

    王杰希回头看了看手上拆了一半的小包裹,半破的包装底下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张小卡片。他拨开了包装纸,把卡片拿了起来,只见上面整整齐齐地写着一行字。

    王杰希,我喜欢你。

 

05

    接下来的好几天,黄少天就像失踪人口一样消失了。王杰希试着敲过黄少天的门,可是并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故意躲着不应门,还是真的不在家。

    于是王杰希也不去管他了。可那张小小的卡片却被他放在钱包的小隔里,然后不小心在上班的时候被同事方士谦看到了。

    「王杰希,哪家姑娘看上你这个大小眼了?」方士谦笑着捶桌:「还把别人告白的小纸条珍而重之的放在钱包里。」

       王杰希淡淡地看了方士谦一眼,施展了技能驱散粉,把方士谦的嘲笑buff驱散了,然后他淡定地拎起公文包走人。

    傍晚的公路总是特别的容易堵车,待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了。刚站在门前掏出钥匙的时候,王杰希就看到黄少天爬楼梯从楼下走了上来,手里捧着一束花,走到他面前。

    「王杰希!」黄少天说。

    王杰希听着,把钥匙插进门锁里,转了一圈,这才慢悠悠地侧头瞥了黄少天一眼说:「看上哪家姑娘了。」

    说完,才觉得自己说的话跟男朋友发脾气的小姑娘一样,酸得有点涩牙。

    「啥?」黄少天愕然,半饷才回过神来:「你说这花?」

    王杰希不说话,把钥匙拔出来以后推门就进。黄少天看王杰稀有将他关在门外的打算,连忙瞄准机会一个箭步溜进房间。

    「黄少天你有什么事?」

    听着王杰稀有点冷淡的口吻,黄少天迟疑了一下,深呼吸后开口对他说。

    「王杰希,我白也表了,礼物也送了。」他说着,一边把花塞到王杰希手里:「现在花也送了,你到底愿不愿意、接不接受!」

    「你不是躲我躲得挺开心的嘛。」

    王杰希被黄少天强行塞了一捧花。他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花,最终把花放到一边,换了拖鞋慢悠悠地走到茶几旁倒了杯茶:「怎么今天不躲了。」

    「王杰希你到底给我个痛快啊!」黄少天哀嚎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就告诉我你爱不爱我啊!!!!」

    「你先告诉我。」完全无视黄少天的哀嚎,王杰希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黄少天捂着脸,语速飞快地说:「上次你来我们大学做讲座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

    完了还补了一句:「王杰希你给个痛快啊,别折磨我了。」

    「所以你是有预谋的租我房子了?」

    「啊啊啊啊啊啊!」听见王杰希还没进正题,还在慢蹭蹭地泡着茶、说着话,黄少天再一次发出生无可恋的哀嚎,连忙承认,和盘托出:「是的是的是的!我早有预谋我就想着怎么追到你,我错了行不行!我就想知道你怎么想的!」

    王杰希看着抓狂的黄少天有点想笑,但表面上还是皱了皱眉:「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心脏了?」

    「那行。」黄少天这下是完全没耐心了,扑过去就是按着王杰希吻了下去:「你就当我心脏吧。」

 

06

 

    王杰希和黄少天正式同居了。

    黄少天在强吻王杰希以后,翌日早上就趁着对方上班的空档,把自己的枕头牙刷毛巾通通运到了王杰希位于二楼的房间,然后赶也不走。

    可是没羞没臊(应该)的同居生活过了半个月不够,黄少天又开始烦恼了。他决定找王杰希进行一场严肃而沉重的感情讨论。

    「王宝宝。」

    黄少天一屁股坐到王杰希对面,开口就唤。

    王杰希拿着笔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似乎被黄少天恶心的称呼给震到了。他稳了稳心神,继续看他的档。

    黄少天见王杰希不理他,又开口唤他:「杰希宝宝……」

    「小杰希。」

    「杰希大大。」

    「王杰希。」黄少天不耐烦了,一边拿勺子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发出哐哐的声音,一边又唤了唤王杰希。

    「嗯。」

    「你是不是很烦我啊?」

    王杰希听闻,终于把视线搬离放在膝盖上的档,抬起头来看了看黄少天。只见黄少天苦着一张脸看着他,活像一直被主人抛弃的柯基犬。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心里不禁默默地点了点头,嘴上却说:「怎么了。」

    说完就拿起黄少天一直在搅拌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

    「我和你说话你爱理不理的。」听见王杰希回话了,黄少天连忙控诉:「我坐你身边你也不会主动和我说话,就连我趴你身上吻你你都不向我发情!」

    王杰希一口咖啡喷了出来。

    他连忙伸手就去抓放在一旁的纸巾,却怎样也够不着。黄少天见状把纸巾盒推到王杰希手边,顺便抽出几张塞到他手里。王杰希一边拿纸巾印干落在档上的咖啡,一边说:「黄少天你什么脾气?」

    「你不爱我了。」黄少天哀怨地说着:「你以前很迁就我的。」

    「……」王杰希不说话,沉默地印着咖啡迹。直到把档上的咖啡都抹干净了,他才开口说:「你今天是不是没吃药?」

    黄少天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蹭蹭蹭地跑到王杰希旁边坐了下来。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他看着王杰希问道,眼神闪亮亮的。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给他的眼神弄得跟否定句一样。

    「你……」王杰希看了看黄少天,最后拿手托着额头说:「是挺烦的。」

    然后他把视线移回档上,刻意地忽视黄少天。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可是我还挺喜欢的。」

    低垂的脸上泛起了几乎不可看到的红晕。他低着头没去看黄少天,也看不见黄少天在那刻笑得跟只偷到鸡的黄鼠狼一样。

 

07

 

    踏进八月,炎炎夏日。

    黄少天顺利地通过了最后一门课的考试,顺利领了毕业证书。毕业后他就跟着王杰希,进了他所在的公司。

    忘了说,王杰希工作的公司是当研究的,研发中草药成药。

    王杰希曾经好几次打算语重心长地对黄少天说,这种沉闷的科研工作不适合他。可是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于是在实验室里忍受着聒噪噪音的,就变成了王杰希。

    八月末的时候,恰好公司给他们俩放了个长假,于是黄少天就琢磨着如何把王杰希弄回家看父母。

    「王杰希。」

    坐在沙发上悠闲看杂志的王杰希用鼻子给黄少天应了一声。

    「你看咱俩都好上了一段时间,是不是该回去见父母了。」黄少天笑嘻嘻地说着。

    王杰希听着,好一段时间没有回话。眼眸低低的垂着,让人有点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你不怕父母阻止吗?」过了一会儿他才回道。

    「不怕啊。」黄少天说:「我喜欢你就够了。」

    「而且黄妈妈可是很开明的喔。」他又补充道:「你看她生出像我这种国家优秀的未来栋梁人才就知道了吧哈哈哈哈!」

    王杰希放下了一直在看的杂志,扭头看着黄少天:「你不会后悔吧?」

    「不会啊。」

    黄少天蹭蹭蹭地跑了过来,从后搂住了王杰希:「我干嘛要后悔。你傻啊你王杰希,我说喜欢你爱你就是喜欢你爱你,不骗人不说谎,我干嘛后悔。」

    王杰希轻轻地扬了扬嘴角。

    从颈后传来来自黄少天的温度,让他不自觉的放柔了心,心里的不安也消退了一点。

    「迟点放假的时候,王杰希你和我回G市一趟呗。」黄少天把下巴搁在王杰希的头上说:「好不好?好不好?」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见家长。」王杰希把头微微的抬了起来,视线正好对上黄少天的眼。

    尽管王杰希压抑住了话语中的不安,但黄少天仍然听出来了。他眯起了眼,没有迟疑地说:「因为你是我喜欢的人啊。」

    他笑着说,语气里满是自豪。那份笑意和自豪,王杰希看在眼内,只觉得内心所有的烦恼和不安都一扫而清。

    王杰希没有退缩地对上黄少天的双眼。

    「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喜欢、我爱的人。」后者说。

    「我爱你啊。」

    「王杰希。」

    黄少天带着浓浓的笑意,如此的说着。

 

FIN.

 

 

 


评论(2)
热度(80)

© 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