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我不願意失去我的能力,可一旦靈魂染上了汙痕,就再也無法回去了。』

你好,這裡Horkos,一個瘋狂為黃王打call的迷妹。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就不願意透明姓名的喻先生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Elsword/腐向】《一秒时光》[MM×DE]

再一次游走在时间的间隙之间。



——



「唔,」格箂夫的表情因著面具而无法辨清,但是语调之中带了一份笑意,「改变过去吗……很有趣的想法。」


「死面具,本少来这里不是让你评论我的想法有多棒,而是来让你交出时间回溯的方法。」DE把玩著身边漂浮著的六块迪纳摩发电器,勾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


「为什麼你觉得吾会有改变过去的方法?」


「再说那麼多废话,本少就一拳轰了你。」变黑的巩膜中央,依旧紫红的眸子猛地收缩,溢出杀气。DE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击出一拳。空间和时间仿佛随著这一拳,倏地停顿,拳头击向的方向出现了一道道破裂的碎痕,然而造成这一切的DE却依旧戏谑地笑著。


格箂夫的眼珠在面具下转动著,最终停住在望向碎痕的方向。他俯身向前,面具下唯一露出的眼睛盯著DE,忽然浑身发抖,桀桀笑道:「嘻嘻嘻嘻……」


「很好……」


「吾来告诉你……时间回溯的方法……」格箂夫忽然全身上下涌涨出无法抵挡的气势,「可是艾迪……你也必须给吾相应的报酬。」


DE狂妄的笑容不变:「哼,那你想要什麼?」


「呃,吾暂时尚未有想要的……」格箂夫略一思索,回道:「不过吾想起来了,有个更有趣的玩法……」

来做一个等价交易吧,每一次你使用这份力量,吾都在你身上拿走你拥有的一部分时间。


DE盯著格箂夫唯一露出的眼睛,片刻才回道:「成交。」



——



掌握了操控时空的力量以后,DE没有一刻放弃过回到过去,去阻止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即是是被告知计算无法达致准确,无法准确回到自己的过去,只能靠著无法计算的几率的幸运才有机会侥幸成功,他也没有放弃那一丝渺茫的希望。


想要回到过去改写一切,即使抛弃现在也可以。


D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唇边难得地泛起一丝温柔的笑意。他抬腿踏进运用格箂夫提供的力量所创造出来的时空裂缝。


再一次游走在时间的间隙之间。



——



「不可能!」


「为什麼为什麼为什麼为什麼!!!!!!」DE咆哮着,一伸手把桌上的写满公式的草稿纸全部扫下,「为什麼计算会出错——!」


他顺著桌子滑落,坐在地上,抱著头:「不可能会出错的……」


计算再一次出现误差,这是他现时最后能想出的公式,然而再一次的失误,彷如对他宣判了死刑一样。


只剩下格箂夫「等价交易」的时空回溯方法。DE把手伸进口袋,攥紧那张跟格箂夫签下的契约。



——



在迈进时空裂缝以前,DE在收拾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封信。信纸有一股清香,秀丽有劲的笔迹写著一个又一个单词,DE被它吸引著往下看。


那是一封情书。


寄信人满腔的爱意温柔都倾注在句与行之间,甜蜜关切的话语溢满在每个单词之上——


可是,明明是如此甜蜜的信,为何却让人心酸。


DE狠狠地把信揉成一个团,想要扔出窗外,却不忍心。神差鬼使地,结果又摊平了那封信,仔细地叠好。


在摺叠以前,DE瞟了一眼寄信人的签名,上面虽然有些模糊,但却仍然能看见一个大写的M字,一个让人感到熟悉的字。



——



仿佛是心裏有著某股力量,不停的推使自己。


DE只觉得在时间裂缝的对面,有一个不知道是谁——或者是忘记了——的人在等著他。只要迈步而出,就能够找到那个人。那个人,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重要得好像是空气、阳光和水一样。


DE一步一步走向前方远处深不可测之处,身边尽是扭曲的时空裂缝。



——



踏进创造的纳斯德实验室,DE第一时间收到来自实验室主人的一个巴掌。


「古代人,未有本女王的允许你居然又再一次擅自进来。」创造站在DE面前,瞟了他一眼,平淡的语调中特意加重了『又再一次』四个字的发音。


「小猫咪,本少虽然知道本少帅气的脸庞很让你著迷,但是也不用每次也给本少一个爱的巴……」


欧贝伦跟欧贝利亚一个提著双刃,一个手上缠绕著粉红色的高压电流,站在DE身后。


「好嘛。」


「进来吧,古代人。」

DE尾随创造来到实验台旁,接著又是一如以往的躺到实验台上,各种软管接到身上。


创造一边检测著仪器上显示的资料,一边对DE说:「古代人,本女王也不跟你绕圈子,你自己的身体状况你自己知道。」


「再盲目使用格箂夫『借』给你的力量,你知道你有可能甚至连在三个月后的共存祭也看不到。」


DE看著实验室雪白的天花,回道:「本少知道。」


但是本少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尽管舍弃我最后所拥有的时光也要去寻找的东西。


创造停下敲打键盘的动作,回头又再瞟了一眼躺在实验台上的DE,「古代人……思维真难理解。」


DE戏谑地笑了笑,没有说什麼。创造也不再理他,继续进行自己的工作。


「已经完成了,」片刻后,创造再次开口,「你可以走了。」


「3Q,小猫咪。」DE一跃从实验台上跳下。


创造看著他自行把身上连接著的软管拔除,凉凉地再次警告道:「本女王不想管你的事,但是如果你还要这条命就不要在用那股力量。」


「呵呵,小猫咪也会关心人了吗?难道是喜欢上本少了吗?」DE以调侃的语气说道,然后在欧贝伦双刃砍过来以前溜掉。



——



面前就是出口。


DE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心脏似乎是受到对面的吸引而不断地想跃出胸腔,奔向对面。四肢有些酸,用不上力,一个踉跄就要往前摔去。



——



「蠢货。」有人叹息道,将DE一拥入怀。

DE只觉得被这个人所拥抱著的感觉让他莫名想哭,一种久违的温暖紧紧包裹著他,感动、委屈,充斥著心腔。他无法作出任何反抗,只能双手紧紧攥紧对方的后背。


「笨蛋……本少找了你多久。」声音低哑,DE把头埋在对方的怀裏。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想要的,而我又有的,我都会全部给你。」


MM轻轻拍了拍DE的头:「你不是想我了吗,所以我又回来了——不过还真是胡来啊你……」


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MM无奈地笑著,并没有说出剩下半句未出口的话。


「好了,别哭了小笨蛋。」MM又再抱紧了怀中的人,像是要将对方揉进自己的心坎般紧紧抱著,「明明平时那麼倔强,结果还是那麼孩子气。」


「本少才没有哭。」DE声音依旧沙哑著,带著一丝浅浅的鼻音,「你丢下我好久了。」


「好像是快十五年了吧。」


「不过你无时无刻都在我心中,所以其实好像也只不过是过了一秒钟罢了。」MM伸手捏住对方的鼻子,「不过你可是把我忘了足足十五年。」


DE伸手打掉MM的手:「又不是本少故意的。」


MM抬起对方的头,在对方额上亲亲印上一个吻。


「DE,我很想你。」


「这十五年我一直只能呆在这里,但是我心裏没有一秒不在想你。」


「我怕你又做出什麼傻事。」


「怕你不会照顾自己,怕你晚上忘了盖好被子,忘了天冷的时候多穿衣服,怕你被其他人拐走,怕你不再喜欢我……」MM仿佛老婆子上身一样,唠唠叨叨地说。

不过……你安好就好。


「DE,我爱你。」



——



看著对方渐渐放大的帅气脸庞,DE有些心慌,不禁闭上了眼。属於对方淡淡的清香萦绕在自己心坎之上,唇上传来熟悉却久违的触感。


「MM,本少也喜欢你。」


不论过去,未来,现在。


唇舌缠绕之间,DE吐出几乎细不可闻的话语。


不必再改写过去了,此一秒的时光就是他一直所渴望的现在,即使抛弃自己所有也禁不住思念想寻找的——


一秒时光。


































































——「DE,你是说想回到小时候,让小时候发生的那件事不要再发生吗。」

——「太危险了,你是想要造成祖父悖论吗?!」

——「别说孩子话,掌管时空的那家伙能坐视不理吗?你是想死吗?」

——「……既然你想要这样,那我去做。」

——所有的一切,我来背负。

——你想要的一切,我就算没有我都给你。

——……就算死亡。

——……直至死亡。

评论
热度(24)

© 某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喻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