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是我,戴月披星努力過,便會知仰首等光明也是無助。』

你好,這裡Horkos,鴿子型寫手。
主全职黄王、艾尔之光。
喻厨、黄厨、IS/IM厨、AP/HE厨。

神官大人,求求你斩我呀~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Horkos@風卷殘夢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艾尔之光】Apostasia分析:使命、矛盾与反叛心理(附神官三家CP我见)

寫完這個我就去填坑 !

- 一篇说写好久的小论文,适逢AP三转Herrscher释出,恰好混一起谈谈

- 虽然说是小论文,但是没有论据也没有格式

- 胡说八道系列,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 自主见解有

- 可能下一秒就被打肿脸系列

- CP观点有,但有前置避雷线

 

利申:本篇文章不代表本家以及官方意见,仅为个人的一些看法;不接受任何绝对性质的反驳,但接受探讨。

 

————

 喜欢Apostasia,是早在他释出影图CG以前的事了。那时候Ain刚释出LW的图片(就是那张「武器破碎还没钱修」),那时候恰好和尚未退坑的亲友聊起第三转职的尿性,便脑洞大开的开了一个脑洞,结果虽不敢说奶中全部,但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伴随着脑洞大开的,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和爱。就像我喜欢无尽的那样,突然间,就觉得,这辈子,可能就是喜欢他了。你问我为什么不写无尽分析?

 

——你傻啊,那孩子用得着我担心吗?

 

Apostasia对我来说,是一个孩子,一个矛盾的孩子。正如题目敲定的那几个词一样,对我来说,Apostasia这个人就是由这几个关键元素组成的——并不是说他只有这些特质,而是说,这些字眼在我的角度看来,是最关键的。

 

作为神官,聆听神的旨意、执行神的命令就是他的本职,然而却失去了和女神的联系,依靠植根在精神最深处的信仰苦苦挣扎求存,直到目睹纳斯德被人类无情地废弃加上信仰的崩解,使其背叛了信仰、背叛了女神,只身处于名为虚无混沌的深渊之中,自我沉沦——不得不说这剧本很有新团队的味道。

 

而三转Herrscher的背景故事,AP先生更加地「反叛」、更加「否定」女神,甚至将女神赐予的躯体外壳舍弃,并且将那一瞬间的快感和刺激称为「唯一的救赎」,并以此引领万物导向他所在的虚空领域。这一切的一切,在表面上都彰显了AP先生(请允许我继续这样称呼他)的彻底背叛,甚至显得有点看破红尘的滋味。

 

然而细心一想,AP先生是否真的如同我们字眼所见一般,看破红尘、世间万事,就差没有剃度出家(三转还长毛了)、视生死与无物呢?这个观点恕我不能认同。如果AP真的认为「万物终归虚无」,那么他就不应该作为「执行者」去战斗、让万物归于虚无,而是作为「被执行」的「万物」之一,彻底归于虚无;同样,在三转Herrscher的背景故事里,既然认为舍去束缚自己的「外壳」那一瞬间的快感和解脱才是「唯一的救赎」,那么他便理应彻底舍去外壳,作为「虚空之主」的虚无存在,而不是拾起那个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存在」的破烂外壳。

 

以上的推论,是基于逻辑的思考方式而得。而假如这个推论是成立的话,那么所谓的「领悟万物终归虚无」、「引导万物前往他所在的虚空领域」的本质心理,就值得我等赫尼尔教团团员探究了。

 

【此处插播一条赫尼尔教团收生广告(不)】

 

(一)使命

 

「求求你……哪怕是一句话也好。」

 

Ain(0转)的使命,可以总结特质如下两点:(1)女神赋予、(2)复原艾尔。而AP先生的情况则是「接受了使命,结果到了目的地遭遇了一大堆事以后发现,欸,委托人不见了」的情况。对于当时的他(LW)来说,使命完成与否已经是次要了,他急需的是女神的回应。于是在没有收到回应的情况下,再加上废弃纳斯德、赫尼尔(混沌)侵蚀、暗黑艾尔等一连串因素,于是LW接纳了一直存在却不安定的混沌之种,转职成为了AP。

 

从上述一连串胡说八道里面可以看得出,导致AP先生的转职的主因,是「女神没有回应」,而其他杂七杂八的都是次因。所以对AP也好LW也好,「女神」的重要性,可谓不言而喻。

 

[quote]【一直存在却并不安定的混沌之种】:这点个人认为,「不安定」的原因是那时候AP(LW)还有苦苦坚持的信仰,而当他看到暗黑艾尔的那一瞬间,连植根在心底的信仰都遭受动摇,于是才令以往因为信仰之力而不安定的混沌之种,在那一瞬间力量盖过信仰之心,而渐趋安定。[/quote]

 

作为神官,信仰之心理应不可能那么容易彻底消灭。就像LW时期,他依然是请求女神的回应,而不是直接叛变。所以我私下认为,刚接纳混沌之种的AP先生,比起说舍弃女神、信仰和使命,更多的象是一种反叛心理。这一点,请让我之后再作论析。

 

那么「使命」是不是在AP接纳混沌之种后就彻底消失了?不,KOG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能因为他很虐所以放弃继续虐他,于是AP先生有了新的「使命」:净化一切成为最完美的虚无。而这种「使命」一直围绕在AP先生的旅程中,直到三转的Herrscher,他依然执行着「使命」,引导万物归于虚无。

 

这点对我来说很有趣,也很讽刺。舍弃了女神赋予的使命,但是最后却是被另外一个「使命」所束缚,难道自己选的路会比较好走?不,我认为,AP之所以一直被「使命」所束缚,是因为他无法割舍。

 

上面我曾经说过Ain一开始的使命,可以归纳为两个重点,「复原艾尔」是使命的本质,而「女神赋予」则是这个使命之所以成为使命的原因,比起本质要高上一个层次——难道你一个艾里奥斯路人跟Ain说你去复原艾尔吧,他真的跟你去抓水母?这并不科学,也不奥术。对AP来说,使命便等于女神所赋予的,他之所以在艾尔复原、抛弃女神使命以后,依然被「使命」所束缚,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无法割舍掉使命是由女神所赋予的这个因素。就像人精神崩溃的时候会自我保护,找寻新的精神寄托一样,AP所选择的「净化为虚无」、Herrscher的「引领万物、救赎万物」,私以为,就是这种精神寄托、借代一样的存在。

 

所谓的「使命」,坦白来说,就是「我需要你去帮我完成这件事」。蕾娜对于Ain的看法(通关对话)里面有一句描述,大概是这样的:「艾因将自己的价值加在别人的需求上,他应该多为自己着想」,比起使命的本身,因为「使命」而诞生的ain,更重视的是「需求」或者是「需要」——复原艾尔是因为女神需要,引领万物去虚空是因为万物需要救赎。

 

当女神没有回应的时候,因为「需要」而被创造出来的AP,瞬间就失去了生命的本义,他找不到需要他的存在,于是刹那间,他选择了虚空和混沌,因为那里需要他——也就是说,虚空和混沌,在那一瞬间是作为代替品、借代的存在而被AP接纳的;而Herrscher的背景更进一步的说明了,万物是必定要去虚空的,当万物舍弃束缚便是救赎(当然这是AP先生自己一个人认为的),因此AP需要去救赎他们、去引导他们。

 

AP的「被需要」,从女神以实玛利,到虚空混沌赫尼尔,再到万物,可以见得他的漂浮不定。那么是不是代表AP是无差别地接受着这种需要?并非如此,这种「需要被需要」的感觉,原始点就是女神以实玛利,也就是AP的诞生。原厂设定并不是那么容易更改的,AP的出厂设置就是「他需要一个需要他的人」,因此他一直寻找着「需要」,并且将「需要」列为「使命」。

 

因此用大白话来说,就是AP割舍不到女神,他那些什么虚空什么引导什么万物,全是自我安慰的产物,他只是在等待女神的回应,等待着她的「需要」,令到他这个被「废弃」的产物能够重新得到意义、得到「使命」——就像他看到不再被人类需要的废弃纳斯德一样,他们在梦境平原,依旧坚守着自己的使命。

 

哪怕是一句话,一瞬间,只要让AP先生听到,他也会抛下所有回去。他也是想回家的孩子呀。

 

这种犹如精神寄托一样的「使命」表现了以实玛利对AP先生的重要性(也可以说女神对他的重要性),同时亦彰显了AP的矛盾之处,也即是接下来将要分析的论点。

 

  • 矛盾与反叛心理

 

前言我便已经提及过我对AP先生的一些看法,我认为他是一个「矛盾的孩子」。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个人对AP的一些看法所致,接下来也会尽量有理有据地带出(虽然我觉得未必大家都认同)。而这段之所以将反叛心理一起论述,是因为我认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AP的矛盾有很多地方可以体现。就像上面所说的,Herrscher认为舍弃女神所赐的外壳的解脱快感是救赎,但是最后又拾起那个破烂外壳;明明说着什么「万物归于虚无」但是却不肯让自己归于虚无;明明叛神了却还在询问「以实玛利,我是不是被你遗弃了」——喔这里我就很想吐槽了,像艾拉爱姐的称号都是别人给的,Ain的称号应该是自己给的吧?谁会大刺刺告诉别人「嗨,我叫叛神,因为我叛神了」?怕不是AP先生在闹脾气喔。

 

三转Herrscher的立绘里,眼睛比起AP时期来得明亮了,有人说温柔,有人说看破红尘,有人说找到自己的归宿,我反而认为,他是清醒了。

 

对,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

 

Herrscher的普通立绘是一个很有趣的设定,特别在于大家都在吐槽的断手断脚和下面一堆犹如树根一般的触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疑,反正我看到有些手是正面,有些是手背,有些是渴求,有些是拉扯。而在这堆手之中的Herrscher,一脸平静地在中间,眼神清明。根据三转背景故事,Herrscher引导万物前往他所在的虚空,所以我认为那对手象征万物大概应该是公认的事实了。

 

所谓万物,也有分很多种的,如果用一种粗暴简单的方法来分,那就是AP类的「渴望归于虚无」和普通人的「你在说啥」类。渴望归于虚无的人,他们渴求、需要AP(或者说Herrscher)的引导,某种意义上,他们可以说是Herrscher这位虚空之主的信徒。当Herrscher引导万物的时候,他也被这种需要他的信徒所束缚,正如上面有关「使命与需求」的说法,AP需要「别人的需要」,于是他即使清醒,也无法脱离,无法自拔。

 

嗯,是的,他已经回不去了。

 

AP的矛盾性,在于他的情感与理性。以LW时期为例,他理性告诉他他应该立刻找到女神、请求她的回应,为自己的疑惑解惑,或者净化自己的污垢,然而内心的情感却是不安绝望;又以AP时期为例,他理性告诉他,他已经被以实玛利抛弃,领略到了虚空的真谛,但是情感上他仍然质疑自己是不是被遗弃,甚至可以说,他在等待以实玛利的回应。

 

这种就很像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反叛期,又或者是双亲忙于工作的小孩了。他们试着学坏,就是等待父母的关注——同样,AP这种心态,比起说完全绝望,我更觉得是绝望中带着试探的希望,结果在绝望中越走越深。

 

作为女神的神官,假如他背叛的女神,她是不是会斥责自己?净化自己?宽恕自己?这些心情在AP的心胸中发酵,于是他一步一步的继续深陷、试探,走上了一条黑暗的路,他去接受赫尼尔的力量,叫自己叛神Apostasia,却只是等待女神的回应,告诉他,喂你走错路了。这种心情,也是基于AP深信女神而成的,他执意认为,只要作为女神创造的产物背叛了她,她必定会回应。

 

可惜他没有等到。而这条路,却已经变成了一片沼泽。

 

于是就有了Herrscher。Herrscher更屌,他把女神给的最后一样东西,他的躯壳也舍弃了。他认为在舍弃女神给的躯壳的那一瞬得到的解脱快感,是唯一的救赎,于是他执意认为其他人都应该是这样——大概就是,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我喜欢的,你也要喜欢吧。

 

(AP先生,这样真的很不好喔,很不好喔。)

 

然后他快感完,就把躯壳拿回来继续用。拿着女神给的躯壳,做着背叛的事,这样应该很爽吧?很有趣的是,从立绘中我们看到,Herrscher 的外壳已经是有一部分成为了虚空,也就是说,Herrscher即使没有躯壳,也可以存在虚空之中,也就是背景故事所说的「存在,又不存在」,但是他却拿回了那个破破烂烂的躯壳继续用。哇这个就很戳心了,不得不让我觉得,这又是一个割舍不到的点。如果彻底化为虚空,那就是唯一和以实玛利的联系也割断了,作为本质上的神官,AP先生怎么可能会这样做,他还在等候以实玛利的回应呢。

 

(KOG:亲你想太多了,只是因为Herrscher还是需要建模罢了,你总不能让我弄一团黑暗之力染色当模块了吧)

 

于是他又拾起来,继续用。只不过这幅破破烂烂的躯壳,其实已经在不断地被侵蚀,他能撑多久?我不知道,也不想去想。也许当四转的时候,躯壳彻底消失,他就会疯魔了。(DE:嗯?)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私心的想法,那就是Herrscher在做一种严重亵渎女神的事,试想想如果人类创造的AI叛变,你觉得人类会怎么做?当然是毁灭AI啊。或许Herrshcer其实只是等待他最后的结局,被女神审判,净化,然后回到他的归所——一片虚空。这个想法没有推论所以就不多说了,仅作为一个个人脑洞。

 

谈回Herrscher的「救赎」,从人类(万物之一)的角度来说,人生的确有很多苦恼的事情束缚着我们,佛教说的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简单概括了人生的束缚,某种意义上来说,一旦人类脱离了这种束缚,我想大概应该是真的很爽吧,所以Herrscher所说的万物救赎,其实一定程度也错不了。但是,AP先生你哪来的人生苦恼???

 

私以为,AP的人生苦恼,其来源在「挣扎」,而挣扎的起源则是「矛盾」。上面所说,理智与情感之间的冲突,产生了矛盾,于是令到AP在「自身(神官)的本质+情感」和「理智和没有得到回应的现实」不断挣扎。于是在那一瞬间,摆脱了女神赐予的躯壳,也象征了他不再是神官,那一瞬间的背叛产生的快感,同时也成为了解脱。他不在需要苦恼自己作为神官却没有得到女神回应,也不必在黑暗与光明之中挣扎求存,于是在那一瞬间,他仿佛得到了救赎一般的麻醉。

 

是的,仅仅是麻醉,因为他接下来,又重新地被「万物」所「需要」,再次执行「使命」。

他无法彻底地逃离出这个牢笼。他甚至更加清醒,清醒地沉沦着,在沼泽中看着不知道是谁的光明。






----------------------------------------


  • 神官三家内部CP观

 

本篇内容就差不多说完,接下来是作为附录的内容。先标明CP(只包括有AP的,另外两只我吃EEAP),有兴趣可以继续看。

- ATMAPATM

- EEAP

- RIHS

- BLHS

 

是的,对我来说Herrshcer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受了。可是他受得有尊严!至于为什么ATMAPATM呢,是因为降神的关系。以下详解:

 

  1. ATMAPATM

一堆乱码(。)简单来说就是ATM(本色/降神)攻AP(本色);AP(降神)攻ATM(本色/降神),在我看来,AP绝对不是没有能力攻ATM,只不过我认为AP更多的是在渴望ATM将他净化。

AP是没有女神爱的孩子,他缺的母爱大概都得从ATM身上找回来……(。)于是就产生了相爱相杀流派,大概很多时候都是AP做的事情(不是故意地)惹到了ATM,然后ATM被触到禁忌(例如亵渎女神)就忍不住想净化。

可是ATM一方面又觉得AP也是女神的崽,又打到最后看AP根本懒得回手又放了他……这样的一套循环。

你以为AP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在亵渎女神吗?他就是在等女神回应啊,结果女神没回应,他就想那个ATM是神之代理,他也可以这样啊。

之前说AP是个矛盾的孩子,我跟你说这就体现在APATM上了,他一方面想让ATM净化他,另一方面又想干掉ATM,因为他是神之代理,如果干掉了那个神之代理……啧啧啧,你懂的。

 

对我最吃这个,因为对我家AP来说,ATM就是他的神。(新坑也是围绕这个来写)

 

  1. EEAP

对我来说,AP比起ATM,其实应该更讨厌EE。

这种讨厌更多的是源自嫉妒,你想想ATM那种明显就非人根本就比不上,结果唯一能比的EE过得比他还好,哇我的天这能忍????

可是EE肯定是很喜欢AP的。

比起ATM,EE是拯救着AP,即使他也不是处境很好,甚至有时候AP的混沌也会让EE的污染加剧,但是仍然没有放弃AP。

AP一方面讨厌EE,却渴望着EE的救赎,却又觉得自己没有这个价值。

这种,就是,这对CP,对我来说的萌点!!!!!

 

  1. RIHS

  2. BLHS

这两个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上面。

只不过在我眼中,HS已经是深陷黑暗之中不能自拔,却又清醒的人,他已经是非常脆弱的存在了。

你确定还要让他当攻吗……


评论(9)
热度(104)

© 喻先生的觀察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