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是我,戴月披星努力過,便會知仰首等光明也是無助。』

你好,這裡Horkos,鴿子型寫手。
主全职黄王、艾尔之光。
喻厨、黄厨、IS/IM厨、AP/HE厨。

神官大人,求求你斩我呀~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Horkos@風卷殘夢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全职高手/黄王】Wake Me Up (10-13)

05-09

- 我流黄王;合志《宿命主义》约稿


————————

10

十二年前的G市,举办过一次画展,正好展出的是那位设计了“流动之草”的设计师林杰的作品,王杰希因此从B不惜长途跋涉地来到了G市。

作为一个学画画的艺术学生,王杰希并非单纯地来观摩,他来的目的更多的是学习。抱着学习的心态而来,他几乎整个展期都泡在展览厅了,每天捧着速写本就在临摹、仿画,却是万万没想到,就在最后一天王杰希站在那幅把一名大提琴手描绘得美轮美奂的画前细细地感叹着画中人的姿势优美的那个时候,会遇到一个奇怪的少年。

“如果是我的话,能比他拉得更好看、更帅!”

那个少年脸上带着朝气,嘴里说的话却是不甚客气。他不知从哪里走过来,侧着头从王杰希身边冒了出来,打断了正在观摩学习的王杰希。

“你能做到吗?”他笑道。

或许年少正值轻狂,王杰希那时候带点怀疑的眼神和唇边带着的笑让对方不服,他跳起来就一句话:“你不信?”

王杰希没有否认,也没有回答。那名少年直接就取下了背着的大提琴,拿起弓就拉起来了。拉完一曲以后,他头一仰看着王杰希说:“现在信了吧!”

王杰希不否认,在那个时候他的确被对方惊了一下,眼神因着他的演奏也有所改变。那个聒噪的家伙也并非全是在放空话,他仿佛是一个天生的演奏家,带着独有的魅力,当这种独有的魅力投放在演奏当中,就显得很惊艳了。

可惜,还是不足够。

或许未来,眼前的这个家伙有足够的才华和天赋踏上世界的舞台,但如今还是不够。

王杰希一笑,却是没有再搭理他。这样的笑容在少年的眼中,倒是显得有点看不起自己的意味了。

“可恶啊!”他嚎了一嗓子,低头一手抓过了王杰希的手,“你别跑啊,来打赌敢不敢?!”

“打赌?”

“就赌我将来一定会比你有名!到时候你就得专属我一个人给我画画!”少年一手指着王杰希,道,“所以在我成名以前你不许给别人画画像啊?!”

“能有这样的机会吗?”王杰希挑眉,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指板上那道小小的划痕。他并没有讨厌眼前这个少年,反倒觉得挺有趣的,于是他又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黄少天!”少年说道,“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啊啊啊啊可恶,你这样凭着脑子记下来会不会忘记的啊?有没有纸啊,我写给你。”

王杰希眨眨眼,倒是没把速写本交给对方。他摸出用来画画的画笔,蘸上了颜料,道:“我记得。不过你若是怕不记得的话,那我写你手上。”

说罢就让黄少天伸出手来,在对方手心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叫王杰希,三横的王,地灵人杰的杰,希望的希。”

画笔毛绒绒的触感让黄少天发痒,可偏生王杰希却写得缓慢。结果王杰希还没写完最后一笔,黄少天就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笔,另外一只手拉起了他的衣袖,在王杰希的胳膊上大字写上自己的名字。

“看吧,小爷我连名字都透露出一股帅气。”黄少天扬唇一笑,倒是显出了带有几分无心恶意的调皮,“这样谁都可以看到你手上有我的名字了。”

写完竟是把笔丢回给了王杰希,转身就走。临走以前还不忘朝他再嚷嚷一句:“记住了啊,别给别人画画像啊我跟你讲!”

那天王杰希倒是早早地就回酒店了,黄少天写在他胳膊上的名字就像一个大大的标签一样,惹人注目。可偏生是他那天穿了一件白衬衣,袖子虽是长袖,但是却怕染上颜料的颜色,便是没有放下来。

或许就连王杰希也不知道,当时没有放下袖子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怕弄花了名字没法看清。

回去以后他倒是记下那个名字了,虽然在当时没有说答应对方的约定,但是这些年却一直没有画人像。他的老师也觉得奇怪,他也不说,只是一笑,久而久之大家只当是他的习惯了。

如今相隔十二年,这个名字再一次闯入了他的世界中,就如同当年打断了他看画节奏一般。那时候的王杰希早就认为黄少天终有一日会名扬四海,当年的约定虽没有接受,但如今却是提前完成了。

王杰希无法抑制想要绘画的人,正是十二年前让他只画自己一人的黄少天。

也不知道是宿命还是命运的驱使,但现在那份纠结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甚至在心底处,连王杰希自己也有一丝说不清的欢愉和满足。

接下来的时间,王杰希虽刻意地没有表现出来,但语气动作却是柔和了些许。到了回到自己一个人暂时租下的房间的时候,看着那张完成了的画作,王杰希不由地盯着那个名字。

十二年前写在手臂上的名字,让他备受瞩目,王杰希却是相信对方是无心让他尴尬的;如今在画上的名字,却是让他有一股满足感。是否现在的心情早已和当初的心态改变了许多?

王杰希没有继续多想,他把画卷了起来,想了想,决定送给黄少天。然而第二天他携着画去到咖啡店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幅让他无法轻松起来的画面。

“少天,一杯冰咖啡加奶。”

那个穿着白衬衣、单肩背着背包的青年热络而熟悉地喊着黄少天的名字。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轮廓被清晨的阳光柔化了几分。仿佛是在身上装上了和王杰希不同极的磁铁一样,吸引着王杰希的目光。

那个青年同样感应到王杰希的目光,他转过头来,在看到王杰希的时候似乎有点诧异,但很快就朝他点了点头,微笑,接着又把头扭了回去,专注而认真地和黄少天聊了起来。

这般的亲热,倒是与王杰希记忆中十二年前时一模一样。

王杰希冷淡地颔首应了,想起昨天收拾东西时候所看到的那张被染上色彩的画布。那一抹色彩怎么看都十分突兀,完全地坏了一张画布,就仿佛硬生生地在夏日阳光之下下了一场皑皑白雪一般。

嗯。

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11

送走了那位看起来关系不错的青年,黄少天回头想要跟王杰希搭句话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架起画架继续画着那幅尚未完成的“流动之草”了。时间过得飞快,从不远处看过去,王杰希的画也将近完成了的样子。想起王杰希完成以后就快要回B市的事,黄少天倒是有点心情不畅快。

他倒了一杯冰的黑咖啡,放轻了手脚地走到王杰希旁边,放在了桌子上。

“谢谢。”王杰希头也不抬地淡然道谢。

“不是说不用那么客气嘛。”

“……应该的。”

语气竟是有点淡淡的疏离。黄少天望向王杰希,只见他表情依旧风轻云淡得很,但眼角眉梢却是无不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沉郁。王杰希一向把情绪收敛得很好,如今如此明显地展露出来,倒是让黄少天开了眼界。

“你心情不好?”他说着,一边拉开了王杰希身旁的椅子坐下,“倒是像生气了一样,谁招惹你了啊?”

王杰希皱起了眉,冷淡地响应:“没有,你不必在意。”

“王杰希,我……”

黄少天听着王杰希冷淡得出奇的话,也随着他皱起了眉,他本想说些什么,可是却被拉开门的顾客打断了。

“不好意思,我想结账。”

——没见到你黄爸爸在说话吗?

黄少天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脏话冲口而出。但最后他只是站起来,按了按王杰希的肩膀,道:“我们等一下再说。”

“来了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五号桌的对吧,麻烦过来这边结账。”

王杰希听着黄少天逐渐远去,手中的笔停了下来,心情却像是被刚才那只按了按他肩膀的手按住了,一沉到底。

今天魏琛不在,店里的客人也有点多,黄少天自是忙得应接不暇。过了中午,人就更多了,甚至连过来打算蹭顿饭的同学李远等人也被黄少天扯出来帮忙。人潮一波一波地涌了过来,走了一拨,来了一波,但王杰希却依旧不动如山地坐在他的地方,画着他的画。

黄少天捧着盛满一份份糕点的餐盘走过的时候,远远隔着玻璃窗,看着王杰希仍在原地,心里倒是稳住了。他想,等一下有空了,肯定要把刚刚的事给弄明白。

然而到他有空的时候,已经将近黄昏了。魏琛不在的时候,休息时间总是会提早的,一方面是人流减少了,另一方面则是糕点的存货不够了。店里卖的糕点全是魏琛亲手做的,今天他虽然休息,但是早上尚未开店的时候就已经预备好了部分,但分量仍然是不足够应付整天的客流量。

被黄少天硬扯着帮忙的李远等人已经走了。他想了想,把门上挂着的牌子翻转到“休息”那一面,又打扫了一遍,这才换了衣服,背着大提琴走了出来。

“王杰希。”

他唤他。

王杰希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脸色依旧平静,甚至有点冷得可怕。他沉默了一下,放下了画笔,回头看了看已经挂上了“休息”牌子的门,沉静地收拾好了东西,这才回道:“今天休息了对吧。”

黄少天把琴袋从肩上卸了下来,他俯下身,手轻轻地按着王杰希的肩,对上他的视线。他说:“你知道我不是想说这些。”

“那你有什么要说的?”

有点尖利的话从王杰希的口中说出,刺得黄少天不禁皱起了眉来。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黄少天便是像强迫对方对上自己的视线一般,他屈膝蹲了下来,像是诘问般地开口。

“你到底怎么了?”他说,“我不是说让你不要对我那么生硬了吗?”

“这才是我想说的。”王杰希态度出奇的强硬,他侧身避开了黄少天的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到底怎么想……我……”黄少天下意识地说着,却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

他看到了王杰希的眼。

那双有点不知所措、彷徨,甚至是无处可逃的眼。

王杰希的表情依旧很平淡,但是那双眼睛却完全地出乎黄少天的意料,是那样的避怕着他,就像受了伤、独自在山洞里舔舐着伤口的野兽一般。

“我有什么资格对你那么亲近?”他问。

黄少天哑然。

他无法给王杰希一个答案,因为就连他自己,也在寻找中。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亲近王杰希、更了解王杰希,甚至想让王杰希只注视着他的感情越来越浓烈。对他而言,王杰希就像是一座城池,一座铜墙铁壁,他想进去,却无从入手。

他也在询问自己,有什么资格对王杰希那么亲近。

或者说,有什么资格让王杰希亲近。

见黄少天不回答,王杰希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也罢。”他突然笑了一声,拿起背包,从里面摸出一个画筒,递给了黄少天,“我跟你的约定也就做完了。”

黄少天打开一看,发现是昨天刚完成的那张画。

“虽然你还没有成名,但你的才华总有一天会让你名扬于世的。”王杰希垂下目光,说道,“就当是先给你画了。”

“王杰希你这是……”

黄少天抬起头来,只看见王杰希垂眸的身影萧瑟得很。他的那些话语中,仿佛透露出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讯息,黄少天不由地想要问清楚。然而在那一瞬间,却被手里握着的画完全地串连起来了。

——“可恶啊!”他嚎了一嗓子,低头一手抓过了王杰希的手,“你别跑啊,来打赌敢不敢?!”

——“打赌?”

——“就赌我将来一定会比你有名!到时候你就得专属我一个人给我画画!所以在我成名以前你不许给别人画画像啊?!”

——“我叫王杰希,三横的王,地灵人杰的杰,希望的希。”

——“看吧,小爷我连名字都透露出一股帅气。这样谁也可以看到你手上有我的名字了。”

“王杰希,你……”

那如拼图一般被渐渐拼凑而成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黄少天那一瞬间被震撼了,他伸手想要抓住王杰希的手,可是转眼间却被他打了回去,恰好却是碰到了放在一旁的琴袋。

提琴就要轰然倒下。

黄少天伸手去捞,却是一下子用力过猛,勾断了其中的一根弦。那条被勾断的E弦在琴袋里发出了一声微弱的鸣叫,再无声息。

就像王杰希当时半闭着眼,微弱地说出的那声——

“抱歉。”

 

12

黄少天背着提琴在大学城里绕了一大圈才走回了宿舍,一路上都神不守舍。他今天受到的刺激着实是多了些,他甚至什么都不想说,如今只是想好好地躺在床上,理清自己的思想。

回到宿舍,他拉开了灯,却是发现床上放上了小纸条。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作为同室室友的李远临时赶回家了,说是家里养的狗生了一窝狗崽子,他要赶回去看看。黄少天看着小纸条,然后有点暴躁地把纸条揉了个团,扔向垃圾桶。

纸团正中边框,下一秒就被弹了出去。

黄少天沉默着,放下了琴袋,将它搁在一旁,见它稳稳地靠在了墙边,这才走了过去把纸团捡了起来放进垃圾桶里。

寝室内除了他,并没有其他人。他看向窗外,夜晚的G市灯光璀璨,光污染特别的严重,严重得天上的星星都躲起来了,只剩下那一轮圆月。

窗外的月亮很圆很圆,寝室里的黄少天很孤单很孤单。很圆的月亮映照着很孤单的黄少天,硬是在他身上照出一层寂寞的冷光。他拉开了椅子,坐在那窗前的书桌前,心里浮现起今天所发生的事。

他真的没有想到,原来他和王杰希的缘分早在十二年前就开始了,也没办法理解,为什么王杰希今天会突然如此的冷淡。那双眼睛中的避怕,连他看了都觉得震惊。

震惊过后,便是如潮水般涌过来的慌张。

黄少天小的时候养过兔子,有一次却是不慎地伤害到它,等它痊愈以后,黄少天再靠近它的时候,它就会显露出那样避怕而又受伤的眼神。王杰希那双眼睛里,就像当时的那只兔子一样。

他筑起了一道城墙,想要开放,但是却又害怕。

于是他用着这样的眼神,维持着如同铜墙铁壁般冷硬的表情,问了他一句:“我有什么资格对你那么亲近?”

那一刹那,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仿佛说什么都不是正确,但沉默也并非正确的答案。

但黄少天何尝不是这样?

他就连为何想要王杰希与他亲近也不太理解,但在将“王杰希”和十二年前那件事联系起来以后,那股想要对方为他而做事、只看着他、只与自己亲近的感情,却是变得更加的浓烈了。

他无法理解。在不知不觉中,他绕进了一个叫“王杰希”的死胡同,老是想着怎样从那个死胡同里走出来,却又怕走出去以后再也找不到路进来。更糟的是,他连这件事都没能自我察觉。

我有什么资格让王杰希和我亲近。

他想着,想着想着,却是自嘲地笑了出声。

对啊,我有什么资格让王杰希和我亲近?

桌上的小闹钟嗒的一声指向了十二点。

王杰希那并不多的几句话戳在了黄少天的心头上,正如他没办法给王杰希一个答案,他也没办法给自己的疑问找到解答。他抹了一把脸,只觉得自己已经混乱得不知道在做什么了。

他看着窗外,只觉得心里像是有只小兔子在挠痒痒,痒痒的、毛绒绒的,挠得他心里烦躁,可是又舍不得打它、阻止它。他从椅子上倒了下去,正好倒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个身,一把抱住那个前几天从精品店买回来的小抱枕。

黑漆漆的寝室里,只有窗外照过来的清冷月光,打在黄少天和那个抱枕之上。他把抱枕举了起来,仔细地看着。

——它长得真的很有王杰希的感觉。

黄少天乱糟糟的脑子里突然冒起这样一个想法。

前几天和李远去买东西的时候,他一下子就从橱窗相中了这个小抱枕。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黄少天当下就丢下李远走进了那家精品店,直接付钱买走了。结果李远看到黄少天进去精品店没两分钟,出来的时候抱着个抱枕,直接笑倒在店前。回去宿舍大楼以后,买的东西还没整理好就直接出了寝室宣扬了三小时黄少缺爱要抱枕来疗伤的八卦。

三小时以后,李远讲完八卦后发现黄少天把寝室门锁了,结果他在外面吹了半宿的晚风。

李远说黄少天缺爱,黄少天虽然坚决否认,但是其实在内心深处,黄少天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心血来潮买下那个抱枕。

那天他路过橱窗,眼角突然瞄到这个小抱枕,只觉得这个抱枕就是应该在某个很重要的场合、很重要的地方,原本地就属于他。因着这份心情,“想带回家”的想法就自然地出现在他的心底里——仅此而已。

黄少天也说不清原因。

如今得悉了过往的事,也没有让他释疑半分,只有那种感觉更浓烈了数分。

但每当每次抱着它的时候,黄少天总感觉跟王杰希亲近了许多。那种感觉,愉快得让人心醉。

此时也不例外。

在这样的一个时刻,黄少天看着小抱枕,乱糟糟的思维和内心突然就很自然很自然地浮现起这样的一个想法。

——它真的,很像王杰希。

所以黄少天想把他带回家。

抱着它的时候也会很愉快。

小抱枕的一双大小眼瞪着黄少天。黄少天看在眼里,突然只觉得面前的不是抱枕,而是王杰希。

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慢慢地梳理好了。

月光笼罩在他的身上,带着清冷的睡意一并融入,那是一种了然过后的安心。

“是啊。”黄少天把那个带着巫师帽的小抱枕抱入怀中,只觉得眼皮子跟灌了铅一样的重。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我喜欢上王杰希了。”

 

13

王杰希这一晚睡得并不安稳,半夜三时睡着,早上五点就醒过来了。醒过来以后,起床洗脸刷牙,抬头看到镜子的那一刻,却又想起了昨天的事,镜子里的倒影眼神顿时又昏暗了一些。

强自提起了精神,把自己收拾干爽以后,他背起了背包,戴上了平日作画时候并不会戴上的戒指,出了门。

今天他决定给自己放一天的假。

他下了楼,清晨的G市并不太热闹,反倒周边有不少的早餐店已经开始营业。可能是王杰希暂时租下的房间靠近大学城的缘故,周边倒是有不少学生。看着人来人往,王杰希下意识地选了一条人并不多的路。

而在清晨的大学城,最少有人会前往的地方,莫过于公园。

人在思考的时候,若是一边做其他事,那大多都是做一些平日会做的事;同样道理,若是走路,那就会走一条最熟悉的路。内心会被困扰,但身体却不会。当王杰希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看到魏琛的咖啡店了。

眸光沉了沉,想了想这个时候尚未开始营业,却是不知为何有点失望。

他转身就要离开。

然后就被叫住了。

几乎是想也不用想,在G市能够叫出他名字的,一朵三叶草就能数完。他停下脚步,冷静地回头,不出所料,是黄少天。

“王杰希。”

“嗯。”他沉默了一下,最终是回了黄少天一个鼻音。

看着王杰希这样的反应,黄少天喉咙一紧,咽了咽唾沫。王杰希现在的样子,仿佛是一只全身用刺保护着自己的刺猬,不愿把柔软的地方暴露人前。

他走近了数步,对上王杰希的眼,认真而严肃地说。

“王杰希。”他暗自攥紧了手,在掌心里留下三个浅浅的月牙。

“我有话要跟你说。”

 

——————

14-18

评论
热度(23)

© 喻先生的觀察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