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是我,戴月披星努力過,便會知仰首等光明也是無助。』

你好,這裡Horkos,鴿子型寫手。
主全职黄王、艾尔之光。
喻厨、黄厨、IS/IM厨、AP/HE厨。

神官大人,求求你斩我呀~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Horkos@風卷殘夢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黃王/43H】Wake Me Up(01-04)

- 太长了还是分四段发

- 让我混一下

- 即便如此也几乎一段一万字,我真的是个神仙

- 我流黄王;合志《宿命主义》约稿

- 2018快乐,今年也是黄王的好日子

————


 

01

夏天来了。

黄少天说,他在这个公园里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恰好是夏天刚到的时候。G市五月的天和七八月的天没有什么两样。如同金子一般耀眼、却又如同火炉一般炽热的太阳高高地悬挂在天空之上,热得让人怀疑人生。

世界上总有些事是因为别人的话才被带出来的,就如老一辈的人说:过了端午,才算夏天。黄少天抬头看了看天,低头看了看地,看着那仿佛快要滋滋冒烟的石板路,想起今天才农历五月不够,硬是把到了嘴边的吐槽吞了回去。老一辈的人还说:缘分是能够续的,前辈子的缘分未断,这辈子能够继承;前些年的缘分还在,那么过没多少年还是能够延续的。

当时的黄少天自然是不信的。

不过尽管五月初天热,但黄少天仍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起码在热得让人冒泡的天气里,他还能待在开着空调的店里面。

咖啡店是一个叫魏琛的人开的,听说是他从以前打工的地方学艺了以后,接手了这家咖啡店。黄少天选择闲时来这里打工,是由于地理位置离学校较近的缘故。亦因为同样的原因,不仅是学生,就连慕名而来的游客也有不少。而游客来的原因,大抵都是因为那栋有着“流动之草”美誉的建筑——国立音乐学院。

若是从这个公园往西北方向看,便能依稀看到一座类似解构主义风格的建筑物——其外型仿佛随风摆舞的草丛一般,带着蓬勃的生机和万物复苏的气息——是这座城市引以为傲的地标之一。 

这座G市的音乐学院,传闻是某个叫林杰的设计师所设计的。听说为了完成这座建筑的设计,他甚至于废寝忘食,最终连命都丢了——当然,只是传闻。只不过自从这个设计面世以后,这位设计师就彻底在公众的视线中销声匿迹了,于是连带整座建筑都给添上了不少神秘色彩。

因着这个原因,倒是每年都有不少客人来参观,却不知道是来观光,还是来猎奇考究了。魏琛的咖啡店也因此沾了光,多了一班外来的客人。然而在这样的五月天,是不会有很多外来游客的,这一切都得归咎于G市的天气。

在这样的天气里,魏琛总是会躲在店里最凉快的地方,拨弄着他那些蛋糕、咖啡豆,把接待客人的活儿交给黄少天。拿别人发的工资手短,于是黄少天只好乖乖地接待客人了。

今天店里的客人不多,只有寥寥几个,外带的客人更是一个都没有。那些平日爱坐窗边位置的客人,今天不约而同地避开了阳光,选择了空调下的位置,离不开那加满了冰块的饮料,懒洋洋地消磨着时间。没有几个人的中午时光,倒是方便了黄少天好好地偷懒了一把。他把自己的身子缩了缩,尽量远离那个冒着热气的半开放小柜台,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谓。

可是没让他舒服多久,一对坐在店里的客人就朝他招了招手,让黄少天赶紧过去。而等他结完账,磨磨蹭蹭地收拾好桌上的碗碟后,才发现了打包外带的小柜台前站了一位客人。他夹着画架,薄薄的衬衣衣袖已经挽到了手肘处。虽然是站在炎热阳光之下,却没有抱怨,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等着。

他的眉毛轻轻地皱着,似乎是对这种天气无声的控诉。而在那双眉毛以下,是显得不怎么一致的两只眼睛。似乎是对这种天气措手不及,这人居然穿着整齐的衬衣,汗水从发际缓缓流下。他抬眼,看到收拾好东西、走了回来的黄少天,点了点头。

“你好。”他说。

“喔喔,你好你好。”黄少天挥了挥手,问,“欢迎光临,您需要点什么?”

“请给我一杯黑咖啡。”来者回道。他迟疑了一下,抬手擦了擦鬓角处的汗水,又补充道:“来杯冰的吧。”

“好咧,冰的黑咖啡一杯。外带还是在这里用餐呢?需不需要再来点蛋糕小甜点?冰冰凉凉好搭配啊您听说过吗先生?”

“……外带就好,不需要别的东西了,谢谢。”他沉默了一下,从裤袋里拿出两张十块钱。

“好的,没问题。”把钱收下,黄少天干脆利落地把发票打印出来,交给对方。又转身拿起一个胶杯,在围裙的袋子里摸出一支马克笔。回身一看,只看见对方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专注得很。他在对方面前扬了扬笔,问:“那先生,请问您怎么称呼呢?”

“嗯?”

“称呼。”黄少天用牙把笔盖咬起来,有点口齿不清地复述。

“王……杰希。”青年再一次沉默,片刻才回道:“地灵人杰的杰,希望的希。”

黄少天握笔的手微微紧了一下,笔尖在胶杯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点。他抬起头来,眼神里有点奇怪地看向青年,只见对方很认真地回望着他,似乎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不解和疑惑。

“喔、喔,好。王,杰希……”

黄少天只觉得有点好笑。平常的客人大都是只报昵称或者英文名字,鲜有说全名的。而把自己名字对着咖啡店店员说得如此详细和认真的,更是从来没有。他拿起笔,唰唰地在胶杯上写下了对方的名字,又在后面补了个笑脸表情,心里不禁对对方多了一些注意和好奇。

把咖啡倒进杯子以后,黄少天把餐巾纸垫在小柜台上,把冰咖啡放了上去。

“要糖奶吗?”

“不用了,谢谢。”王杰希点点头,接过咖啡转身就要离去。但没走几步,就又停了下来,站在店前那几张空桌椅前,微微地蹲下,似乎在比划视角。

他回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朝黄少天问道:“不好意思,我能坐在这里画画吗?”

 

02

“谢谢。”王杰希道了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他先是啜饮了一口咖啡,然后才把咖啡放到桌上,打开了画架。

“不用客气。”黄少天从小柜台里探出半个身子,挥了挥手,道:“其实这个时候这边基本上都没有客人,所以你可以慢慢画。”

王杰希抬起头来,眯着眼打量了一下,似乎被迎面打来的阳光晃花了眼。他挪动了椅子,又挪动了画架的位置。

“……是这样啊。”似乎习惯沉默,王杰希思索了一下才回道。

“对啦。”黄少天并未介意对方的态度,谈性甚欢,“因为这阵子的天太热了,很少有客人会坐外面。其实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进里面坐。”

“没关系,这个位置就很好。”

“那我就不勉强你。”黄少天嘴里应着,眼却仔细地将王杰希观察了一遍。

睫毛既不稀疏也非浓密,唇抿了起来,显出来的唇形特别好看,整个人搭配起白衬衣显得很干净。若要说这人最大的特点,则莫过于有一只显得特别大的眼睛。然而在那双眼睛下却是满满的满足和欣喜,就像兔子看见喜欢的胡萝卜、牧草和苹果一样,满满的全是温软的满足之情。

这种神绪若是在一般的男子身上出现,似乎并不适合。但是在王杰希身上,却显得十分的恰当——既没有过分的弱气,也没有显得女气,反而柔和了几分轮廓,恰如其分。性格上来说,似乎有些不擅和人随意搭话,他仔细地打量起远处的风景,握起笔来细细地在纸上比划着,并没有再去回应黄少天的话。

黄少天挑了挑眉。

从平时接待客人而练就的看人的功夫,让他迅速地透过观察初步了解了这一位客人的一些特点。然而虽说是对对方有点兴趣,但是既然对方并没有太大的聊天意欲,黄少天也就不去打扰对方了。他把身子缩了回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有一瞬间在想要不要给王杰希弄个太阳伞。然而这个念头很快地就从他的脑子里跑得一干二净了,因为又有一桌的客人朝他招手结账。

人类是群居的生物,这一桌招手结账,那一桌招手结账,然后从门口熙熙攘攘地又走进来一波客人。待黄少天空闲下来的时候,早就过了一天中最为炎热的时候。比起中午火辣的阳光来,下午的日光显得要可爱得多。但纵然如此,忙得一塌糊涂的黄少天还是在空调房里硬生生地热出一身的汗。

他抬手擦了擦汗,而这个时候魏琛已经伸展着四肢从休息室溜达出来。身上原本帅气的制服硬是给他穿成街头老流氓的感觉,他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朝黄少天招了招手。

“哟,干得不错嘛小子。”魏琛说,一边举起了小指比划着,“虽然还比老夫差上那么一点点。”

“魏老大我哪能跟你比啊?你有种倒是不要躲休息室啊?”

“那可不行,毕竟老夫是发工资的那个。”魏琛笑得奸诈。

黄少天撇头,暗暗吐槽。谁不知道你魏大店长一到夏天中午就不见人啊?你要是当发工资的那个就多请两个人呀?全店就我们俩,一个跑了,剩下一个把活全揽了,要不要那么物尽其用?

然而说了,魏琛也不见得会做出什么改变。黄少天想及此,不禁耸了耸肩。他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挂钟,恰好是下午的四时。他刚想对魏琛说什么,魏琛却是快他一步开口说了。

“嗯,你该下班了吧?”

“……”

“到时间就赶紧走,还等着老夫给你发加班费么?”

谁稀罕你的加班费了!再说就算加班你也不会给我加班费好吗?

黄少天忍住冲口而出的吐槽,走进员工休息室换了一身衣服。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收拾得一片干爽,身后背着一个大黑包。他想了想,走向了正在雪柜前拿蛋糕的魏琛。

“欸,魏老大,外面还有个客人,咖啡已经付钱了,你别把别人给坑了啊?”

“行了,老夫像是这样的人吗?百年信誉啊。”

黄少天这次连吐槽都懒得了,转身就走。然而神差鬼使地,他又回头朝前门的方向看去。隔着那扇玻璃窗,那个叫王杰希的青年还在纸上画着,可是黄少天距离他太远了,倒是没有看清楚对方画的是什么。

他耸了耸肩,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对方的名字。

王杰希。

黄少天转过身来,往后门走去,在心里默默地再念了一次对方的名字。

是地灵人杰的杰,希望的希。

 

03

根据英国某研究所的研究,人类的大脑是非常奇妙的器官。有些时候,明明是同样的事件里所包含的分子,人类却会有可能无法将它们联系起来。打个比方,在那种朋友之间的聚会,你此时记得某个人的名字。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你再想起那个名字的时候,会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但却无法记起在什么时候见过、听说过了,更遑论是将那次聚会和这个名字联系起来。

人的大脑除了会有以上的奇妙情况以外,更常见的一种,叫作遗忘。遗忘掉过往经历的事,遗忘掉明天要做的事,还有就是遗忘掉今天要带的东西。非常遗憾地,黄少天的大脑正处于这个情况的第三层次。

虽说学校离咖啡厅并没有很远的路程,可是待黄少天再一次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的时候,已经近日落西山了。他一把推开了咖啡店的后门,就看到魏琛哼着不成调调的小曲,搅拌着蛋白霜。

“可以啊,少天。”

魏琛的手没有停下来,头也不转。

“没毛病啊少天,老夫我可是第一次看见有成年人要报名比赛,却没带身份证的。”

黄少天痛心疾首,只怪自己匆匆忙忙地走了,结果把整个钱包留在了休息室里的柜子里。他一边走向休息室,一边回道:“人谁无过啊魏老大,再说了现在只要在八点前补交就可以了啊,并没有什么毛病好吗?”

“啧。”魏琛冷笑一声,又随口吩咐道,“拿到了没有啊?拿到了先别走,泡两杯卡布奇诺,三号桌。”

“我去我下班了好吗?”

“你现在不又回来了吗?”魏琛说,“你都说了八点以前,现在才五点多。”

“我去,你也太……那个了魏老大。”黄少天把柜门关上,锁上,回道。

“是啊,那你赶快去。”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去泡了两杯卡布奇诺,送到三号桌上。正想着魏琛还没交代别的事情,刚好开溜。转头却看见正门外的位置还有人坐着。黄少天觉得疑惑,于是走了过去。

隔着擦得光亮的玻璃窗,黄少天看到他下班以前来买咖啡,并且问他借了个位置画画的家伙居然还在。

他的神情专注,细致地勾画的一笔一划。似乎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雪白的纸上足以显示出一个大概的轮廓了。原来黄少天远远那一瞥看不到的,如今隔着一块玻璃,倒是能看得十分清楚了。从他的笔下而生、纸上跃然而出的,赫然是从咖啡厅向外看便能看到的音乐学院、那栋有“流动之草”美誉的建筑。

斜阳打在玻璃上,反倒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一片朦朦胧胧的光影。眉眼闪耀着跃动的阳光,握笔的身姿挺拔,那份专注的神情、认真的态度,倒是让黄少天觉得有那么点的熟悉。

而比起对方的形象让他觉得有印象,更让他熟悉的正是对方笔下的“流动之草”。

黄少天是G市国立音乐学院的学生,几乎每天都会经过的,正正是对方所画的“流动之草”——音乐学院的主教学楼。或许是学艺术的,最起码都有那么点的审美观。黄少天一直都觉得那栋教学楼美得出奇,但他却从来没有觉得有人能够将那份生机勃勃的美和动感透过纸笔和简单的轮廓展现出来。

他觉得自己对这位客人的兴趣更大了点。

于是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玻璃后面,看着对方在画。而被黄少天所注视着的王杰希,却完全沉溺在画中,并没有留意到身后隔着一块玻璃的不远处,有个人在看着他。夕阳下的窗边,美得像一个耀眼却朦胧的梦。在这样的一个梦中,黄少天只觉得那个绘画的身姿和它主人的名字又熟悉了几分,仿佛只在想象中听过看过。

王杰希。

地灵人杰的杰,希望的希。

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要抓到了什么线索,那个名字似乎带着某种约定和庄重的意味。正当他正要继续思索下去的时候,一只手却冷不防地搭上了他的肩膀。

“卧——槽?!”

这一只手打乱了黄少天整个的思绪,甚至让黄少天叫了出声来。

“魏老大你这是要吓死人啊?!”

黄少天转过身来,只见魏琛踩着拖鞋,神情不羁地站在他身后。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另外一只手却捧着一个精致得出奇的小蛋糕。

“叫什么叫,老夫的耳膜都快被你喊破了。”魏琛骂骂咧咧地道,“老夫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欲成大事者不能毛毛躁躁的,动不动就乱叫。”

“你倒是别吓唬人啊?”黄少天说,“你为什么要残害我的心灵!你都不爱幼!”

“啧,你倒是先敬老啊?”魏琛拒绝继续进行这样没营养的话题,他问,“你刚刚站这里当雕塑干吗?有啥好看的?”

“……哈?没、没没没,当然没啥好看的。”

黄少天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反驳了再说。但经过魏琛这一提,黄少天倒是发现了自己刚才喊的声音似乎有点大。扭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地,在外面画着画的王杰希也被惊动起来。此时正微微地皱着眉,侧头看着在店里的两人。

“喔,你在看别人画画啊?”

魏琛眼尖,倒是一眼看出王杰希面前的画架上的画。

“喜欢看就光明正大看啊,隔着块玻璃能看清楚么?你还是别看了,啧啧。”

“怎么啊?好看也不能让人看啊?”黄少天闷闷地反驳,“再说了,画的是我学校,我的家!学校是我家!能不留意吗?”

黄少天没有说的是,一同吸引着他的,还有画画的人。

“那你就光明正大出去问别人能不能给你看啊?”魏琛直接道破,嗤笑了一声。他又摸了摸下巴,左右打量着单手捧着的蛋糕,道:“嗯,你看看这玩意叫什么名字好?”

“出去就出去问嘛。”黄少天无视魏琛后面的问题,倒也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

平心而论,魏琛是一个不错的雇主,如果撇除掉没有下限和几乎能让人把前年年夜饭吐出来的美感以外的话。

或许在旁人看来,魏琛的这一身有点邋遢,有点不修边幅,可所做的甜点蛋糕却意外地精致,说是酒店大厨弄的,旁人也不见得会惊讶。然而尽管他弄得一手好甜点,但往往在取名上,总是会弄出一些颠覆常人审美的名字。就算黄少天给他建议,也不会被他接纳。久而久之,黄少天就干脆无视了。

面对黄少天的回答,魏琛也显得习以为常,单手举着蛋糕又走了回去,一边揣摩着命名的事。

却说黄少天推开门走了出去以后,也没见扭捏,只是搔了搔后脑,然后就对着王杰希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打扰到你。”

“不会。”王杰希道,“反倒是我似乎在这里坐得有点久了,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啊没关系,坐外面的客人比较少,你多坐一下没问题的。”

“嗯……”

王杰希沉默,似乎在想着什么。片刻后,他才开口问道:“你刚刚在看?”

“啊。”黄少天语塞,脑子高速运转,试图破开眼前的局面。王杰希见状,倒是再一次开口说话,端的是为黄少天解困的意思。

“我不介意的。”王杰希很认真地说,“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的。”

“这样啊,哈哈哈哈。”黄少天八分真诚两分尴尬地笑道,“其实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学院画得这么好看。”

“来这里的旅客很多,也有不少来这里拍了很多照、画了很多画的,有时候他们来店里买东西,我也能够趁机看到他们的作品。”他说,“啊,我不是说他们画得不好看、拍得不好看啊。”

“只是很单纯地记录吧。就只是把教学楼的样子记录下来而已,那座建筑的灵动并没有表现出来。我本来还在想啊,是不是只有实物才能呈现出这种美感,结果就让我看到你的画了。”

王杰希听着,抿了抿唇,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草稿,说:“其实还只是草稿而已。”

“能看出来。”黄少天认同地点头,又连忙补充,“我并不是说你在说废话啊,只不过是觉得已经很厉害了。”

王杰希“嗯”了一声,也没说别的,只是看着那张草图。

“啊对了,说了那么久没自我介绍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娃是个好娃,就是有时候说着说着忘了正事。”黄少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我叫黄少天。”

他说着,指着那张草图再次补充。

“是这座‘流动之草’,也就是国立音乐学院的学生。”

“huáng……shào tiān?”

“嗯,对,没错。”

王杰希把名字反复咀嚼了几次,抬头看着黄少天,又说了一声:“你好。”

“嘿,你好你好。不用那么拘谨啦,难得碰面是缘分,而且你还画了我们学校。为了这份难得的缘分嘛,我私人再请你喝一杯咖啡好了,就当是我打扰了你画画的赔礼吧?”黄少天嘻皮笑脸地笑道,“你等一下哈。”

说完竟是不等王杰希回话就走回店里,没过半刻钟,手里拿着一杯冰咖啡走了出来。

“来,我请客。”黄少天把冰咖啡递给王杰希。王杰希迟疑了一下,抬头又看了看黄少天,最后接了过来,点点头,道了谢。

“那我先不打扰你画画了,先走啦。”见对方接过了,黄少天心里不知为何像是舒了一口气。刚迈开了脚步,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朝王杰希说:“啊,你要是想在这里画画的话没关系,可以随时来。”

说完就跑没影了。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跑走了,心里暗自觉得有趣。

一方面是觉得这个店员有点意思。

另一方面是因为眼前这杯冰咖啡。

再另一方面,则是没有想到——能在这样的场景,听到发音一样的名字。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可能是同名同姓,又或者是同一个人。

王杰希想着,回过神来只觉得不仅是黄少天,连自己也有点好笑。

十二年了。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十二年,能是碰回了同一个人那可以说是绝不可能的。王杰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这件事,还隐隐然想着对方会是同一个人,这点着实让他心里有点尴尬。

毕竟能相隔十二年碰到旧人的桥段,只存在在故事和电影情节之中。而很可惜,这是现实。

垂眸勾起了嘴角,自嘲般地摇了摇头,王杰希拿起那杯冰咖啡,像是放松一般看着四周的风景,一边慢慢地喝着。黄少天送的咖啡是一杯中杯的咖啡,分量并不多,或许是顾及了王杰希在此之前也喝了一杯。没过多久,王杰希就喝完了。刚想放下杯子,隔着冰块却突然发现杯底有些什么。

他举起了胶杯,从下方看去,只见已经喝光的咖啡杯底画着一个笑脸,还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王杰希不禁觉得好笑,嘴角不由自主地再次上扬了几分。

王杰希。

手指腹轻轻地摩擦着那三个字,沾了一指头的水汽。

地灵人杰的杰,希望的希。

 

04

不仅是人的大脑构造奇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历久不衰的研究话题。因为这一种关系难以以科学的态度来进行解释,你总不可能用什么量子力学和“薛定谔的猫”来解释这件事。有些人是刮大风都串不到一起的;可有些人却是特强磁石,隔个一公里都能吸一块儿。后者的情况,人们给它起了个名,叫“缘分”。

黄少天觉得自己和王杰希是很有缘分的。那一杯冰咖啡仿佛是成了开启两个人对话的钥匙,自那一天起,王杰希的确是每一天都来了。

当然,为的不是黄少天,只是那一个位置而已。当然,王杰希基本上都会向黄少天买一杯咖啡,然后才在固定的位置支起画架,坐在固定的地方,在上面依旧自我地描画着那栋“流动之草”。

黄少天曾经问过王杰希,为什么一定要坐那个位置。王杰希听了以后,先是没有理他,自顾自地画完那各部分,放下了画笔,才认真地转过头来对他说:“这个角度看上去会很好看。”

“真的真的真的?”

“嗯。”

黄少天屁颠屁颠地推门跑了出来,走到王杰希的背后,最终端详了半天,硬是没发现和其他角度有什么不同,在他的眼中,教学楼依旧是教学楼。他想,或许他距离画家就差那么一步。

有些时候,黄少天的同学也会来咖啡店耗时间,大抵都是团练之前又没有课的时候,总是在角落窝成一团,每人一杯冰咖啡,吵得天翻地覆。黄少天生怕吵到王杰希,硬是逼着他们降低了音量。

这样想来,黄少天觉得自己还真是一位尽忠职守、敬业乐业的员工,细心地为王杰希服务。然而他却没有想到,他以前对其他客人从没有这样细心过。王杰希在黄少天店员的心里,似乎比普通的客人要来得重要一些。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王杰希是画师,还是王杰希在画他的学校,还是王杰希这个名儿给黄少天的莫名信仰。

也托了夏日并没有太多客人的缘故,黄少天多出了不少时间,在王杰希休息的时间倒是聊了不少互相的事。伴随着王杰希的只言词组,再加上黄少天从网络上找的数据,倒是知道了不少关于王杰希的事。

王杰希是个画师。

特别有名的一个画师,以色彩大胆、风格独特且无法预料为名,他一直以各种各样的风景画、建筑画著名于世,也会偶尔设计一下建筑、办下画展。现在数来,自成名起也过了八年多了。他这次来G市要画的那幅画,主角自然而然是那座G市的标记“流动之草”。

这个上午,王杰希比平日提早了一点来到,见阳光明媚,心情也轻松起来,夹起画架就去逛公园。等他逛完了回来,却看见黄少天拎了把巨型太阳伞,放在了他平日坐的地方,还仔细地调了调角度,免得把视角给遮住了。旁边的一对情侣看到了这个位置,本想着坐下来,结果黄少天软磨硬泡、连轰炮般地说服了对方坐店里面。

王杰希在不远处看着,倒是没有想到过黄少天弄来了把伞,还只放在他平日坐的地方,别人坐还不让,一时间心情倒是复杂得很。虽然并非不喜,但总觉得有点被宠了的感觉。他夹起画架走了过去,正好对上刚把那对情侣送进店里的黄少天。

“王杰希,今天来那么早?”黄少天问。

朝他点了点头,王杰希放下了画架,但却没有坐下来。他侧头看了看平日他坐着的位置,如今有了把伞,倒是显得舒适多了,也不怕中午的时候阳光照得眼前白花花一片。

“怎么弄了把伞?”他问。

“呃……啊哈哈哈,我就看看适合不适合呗。要是适合的话,下次让魏老大再弄几把放外面,这样夏天也不怕外面没人坐了。”

黄少天眼珠子一转,说得倒是天衣无缝,但明眼人一看,却知道是为王杰希而设的。王杰希也不戳破,只是点了点头,虽然心情还是有点复杂,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却没有拒绝黄少天的一番心意。

“谢谢。”

“哈哈哈哈不用客气啦。”黄少天打着哈哈说,“先不说你每天都来光顾,是我们的常客,而且如果能够让你画得更舒适一些,说不定画出来的画也会更好看啊。到时候可不要忘记我啊。”

王杰希闻言,没说什么,嘴角却微微地弯了起来。只不过他一向端的是冷静的模样,看向黄少天的表情已经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了。

“你若是喜欢,就看吧。”

“嗯,反正我这几天都上班嘛,也不怕看不到成果。”黄少天打着小算盘,等王杰希坐下来以后,他才转身往店里走,边走还边试图跟王杰希唠嗑,“还是照旧冰黑咖啡?要不要试试加奶糖?”

“不用奶糖。”

黄少天很快地折返了回来,把黑咖啡放在了桌上道:“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们老年人,黑咖啡这么苦也能咽下去。”

“我和你差不到一年。”王杰希认真地回道,手指却戳了戳黄少天画在胶杯上的那只猫。

“真的?”

“嗯。”

“别瞎蒙了,你怎么知道我几岁?”

“你店长跟我说的。”

“……”黄少天难得地显得有些无语,抬头看了看天,突然却有点兴奋起来:“欸,那王杰希你待在G市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啊?”

“再待两三个星期。”

“喔,那差不多。”黄少天算了算日子,说:“记得我之前跟你讲我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吧?这样的我们学校管弦乐团下下个星期开演奏会,我请你来看好了。”

王杰希奇怪地看了黄少天一眼,问:“为什么?”

“哎呀,你让我看你的画,那我也总得让你看看我拉琴的。”

“你学的是……大提琴?”

不知为何,王杰希突然就把心里所想的说了出来。他没听说过黄少天在音乐大学学什么,但是潜意识地就认为黄少天学的是大提琴,而且还带有一种确信的意味在里面,仿佛很早以前就已经亲眼看过了。

“嗯。”黄少天笑,“很帅对不对?很适合我吧。”

“……还好。”王杰希沉默了一下。

“哎王杰希你怎么能这样说,这种情况不应该说‘是啊、是啊,很适合’之类的吗?”

“事实。”王杰希垂眸,摇摇头,认真地说。

黄少天嗤了一声,有点耍泼似的把头凑了过去,道:“就不能坦率点吗?”

呼吸打在王杰希的脸上,有点痒。他抬眼看了看黄少天,那张因为靠近而变大的脸朝气得很,眸子亮得惊人,眼睫毛不安分地颤呀颤。仔细看了下,王杰希又垂下眼打量了黄少天全身一遍,心里不由得认为的确很适合。

还有一点俊俏。

“我觉得我形象真的挺不错的。”黄少天见王杰希上下打量自己,也不躲避,大大方方地维持着凑近的姿势说道。

“是吗?”王杰希回。他微微向后仰了一下,虽然并不讨厌黄少天,但是却也不太习惯现在的姿势,现在的情况总让他心跳得有点慌。

“哈,那是当然。”黄少天嬉皮笑脸道,虽然没有在意对方闪避的态度,但还是站直了身子就要走回店里。他拉开店门,转头又对王杰希说:“那刚才说的我算你答应了,过几天拿到门票我就拿给你。”

王杰希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拒绝掉,回了一个字。

“好。”

 


——————

05-09

评论(2)
热度(37)

© 喻先生的觀察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