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是我,戴月披星努力過,便會知仰首等光明也是無助。』

你好,這裡Horkos,HP緩慢回復中。
主全职黄王、艾尔之光。
喻厨、黄厨、IS/IM厨、AP/HE厨。

神官大人,求求你斩我呀~

- 自介請看:http://goo.gl/TkAhGQ
- Plurk:Horkos@風卷殘夢
- Bilibili:唐了个珠翠

【全职高手/黄王】《谈一场说来就来的爱情》

1005十区only的突发无料

一个我流的黄王故事,瞎几把乱写

我流校对我流封面什么都是我流,所以大概有不少错(

半夜突然想起可以混更一个,结果发现文档丢失了,幸亏还有个pdf……


————

(一)

从宿舍出来,黄少天只觉得身上几乎能冒白烟。背脊上全是汗水。本来干爽的T恤黏糊糊地贴在后背,自有一股腻滑感,仿佛是大学校园里面随处可见的情侣,亲亲我我,谁也离不开谁。

虽然已经是十月了,但是G市的天气依旧是热得让人发疯,迟迟不来的秋天就象是错过了几百班火车一样,一直没有出现。黄少天心想,自己单身二十二年的原因大概也是这样,就差那个错过火车的人到站了。

半开着的门里,老旧得不知道是从多少年前的学长手里流传下来的电风扇咯吱咯吱地甩动着,让扇叶上的灰尘划出了一道恰好的弯,吹送着微弱的凉风。结果没等它再走一圈,它就喀嚓一声,头一歪,就这样停了下来。

黄少天目瞪口呆,走回房间,蹲了下来拍了拍那把已经寿终正寝的电风扇,最终还是把插座拔了出来,在丢进纸皮箱里以前嘴里还对着着它叨叨了两句“阿弥陀佛”。

没有电风扇的寝室,一下子变得更热了。

他看着挂在一边的温度计,那条细细长长的红色线一路直线增长,让人理智也按着相同的速度渐渐瓦解。没过两秒,黄少天一脚就把装着电风扇的纸箱踢到门外,跟着抓起桌上的移动硬盘,把那几张写满了论文草稿和随意涂鸦的纸揉成了小团,随手就往后扔了出去。

跟着他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了一声低呼。

黄少天转过身来,定睛一看,只见门外一青年蹲了下来,捡起了地上的纸团。他抬头就对上了黄少天的眼,额角的发型象是被什么给打乱了,稍显凌乱。

“这是你的?”他说。

“我的我的我的。”黄少天边靠近边回着话,脑袋里疾速运转,“同学是新来的?没见过,脸挺生的啊?刚才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人就是手速太快,没反应过来就丢出去了,不是故意的啊。”

青年不禁有点懵,大概是从没见过说话满嘴跑火车,一张嘴就是一溜儿的。然而这样懵然的表情看在黄少天的眼中,就显得是在生闷气了。

“同学?”黄少天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见对方没有回应倒是壮了壮胆子说道:“小同学我看你是新来的,这人生地不熟的,还是需要个好人来帮忙熟悉熟悉对吧?这样吧,我既然拿纸团不小心丢了你一下,我就带你到处逛逛,权当是赔罪吧?”

“你……几年级的?”

“大四的。”黄少天一挺腰,挺出了几分老seafood的气势,象是要靠着年级去欺负刚入学的小学弟一样,道:“怎么样?”

青年听着,只觉得有点好笑。

“不用了,谢谢。”他说,眼睛扫过黄少天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

“喔。”黄少天见对方情绪一丝不露,倒是起了些许好奇心:“我跟你说啊同学,这缘分是说来就来的,既然咱俩今天遇见了,那也能算是个有缘的,我们俩互相报个姓名就当当个一面之缘的朋友呗?”

他接着又说:“我叫黄少天,大四的。平时呢没啥特别的兴趣爱好,也不怎么忙,你要是缺个人吃饭也能找我来充充数。”

青年的眉头跳动了一下,有点在像发笑。他敛了敛神色,又看了一眼黄少天,这才回了话。

“王杰希,这个学年刚考过来的研究生。”他说,把手里握着的纸团递了过去,紧接着又似笑非笑地补充了一句,“大四的黄少天同学——啊?”

世界在那一刻静了。

黄少天接过王杰希递过来的纸团,只觉得脚趾头和脸都有点痛。他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一样,张着嘴半天没发出半个音节。脑海里只浮现了一句话——

他这是踢到了铁板了。

 

(二)

黄少天的专业是语言学。

平心而论,黄少天只能算是个普通的学生,既不逃课,也不那么准时。有教授曾经说过,若是把黄少天的嘴缝起来,丢进课室里,可能没有多少老师能够关注他。不过也有别的老师说,如果他把说话的时间拿来学习研究,早就出类拔萃,成为重点培养对象了。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说,黄少天还是依旧过着每一天的日子。不管是愉快的,还是不怎么高兴的。

就像今天,平日坐在教室中央位置的黄少天,就因为迟到而被老太太揪到前面去了。讲台上的老太太一边说得口沫横飞,一边拿着教学伸缩棒四处乱指。坐在最前排的黄少天多次看见那有些尖锐的金属棒自他的鼻下划过,心里不禁想起昨天熬夜看哈利波特时,哈利坐在桃乐丝·恩不里居的房间里受罚的情形,连带讲课的老太太也变得不那么可亲了。

坐在后两排的郑轩趁着老太太俯身看讲义的时候,向黄少天发了个信息。黄少天在桌底下打开一看,打了两个字回了过去。结果这下坐旁边的李远倒是不干了,溜出去坐到了黄少天的背后,问:“怎么了?精气神不太好啊黄少。”

“我牙酸。”

“不是脸酸么?”李远说,“我听说昨天你在新来的研究生面前装帅大失败啊?”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没好气骂道:“哪里有八卦都有你。”

“这当然,人送外号语言学系八卦小王子的我怎么可能错过。”

黄少天听了,头也不回地在背后朝他举了两个中指。

“小王子就没有,中指就两根,要吗?”

“不过啊,就算是研究生那也没什么事的嘛。”李远不管黄少天的中指,伸手暗暗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第一那研究生也未必是咱们系的,第二呢,就算是咱们语文学系,那也和咱们没关系嘛。”

“谁跟你说我介意了?本少那么好的人,暗恋我的学妹能绕学校起码十圈,会介意那一点点小挫折吗?”黄少天低声回道。

“你都称呼那为挫折了?”

“你放屁!”

这边厢李远还在和黄少胡侃,那边讲台上的老太太却是伸直了腰板,走向门边把门给开了。从门外走进了两个人,年级皆是不大,约莫象是大学生的年级。

“这个学期呢,我这边得带两个研究生,这时间也不太充裕。”老太太说,“所以我就寻思着,让这两个小伙子来搭把手。这一方面呢,都是一个专业的,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也能讨教讨教、研究研究;另一方面,你们平时课堂上的分数,我也让他们帮着点打,也能帮我减轻不少是吧。”

黄少天听着,心里觉得奇怪。这老太太鲜有收研究生的时候,这一上来就收了两个,还让他们帮忙打分评核,不禁想看看是哪个人入了老太太的眼。结果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他顾不上去掐李远,暗骂一声就趴下了半个身子,把参考书竖起来挡住了大半张脸。

“黄少天同学,你有什么意见吗?”老太太一托眼镜,问。

黄少天心里连粗话都爆出来了,咳嗽两声,又把声音变沉了一些,道:“老师,没有意见。”

“喔,嗓子怎么突然变了?身体不舒服吗?”

“……嗯,嗯,是的。大概是这空调吹得有点冷,嗓子不太舒服。”

“嗯,那就好。”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又交代了身边两个研究生几句,就下了课。黄少天从书后偷偷冒了半个头出来,只见那边两个研究生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当中又以女生为主。他连忙拿著书,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溜了课室。

黄少天溜出去了,却不知道王杰希在人群中瞥了他好几眼。旁边的喻文州拿手肘撞了撞他,问:“看见谁了?”

“没事。”王杰希神色自若地收回了眼神,“一个熟人。”

 

(三)

黄少天的论文写得并不是很好。

不是字数不够,也不是题目定得不好。相反地,字数总是不缺的,而题目也挺有研究价值,然而他的论文却始终达不到理想的水平。有人说,若是将黄少天的论文拆开一句一句来看,没什么错处能挑,但是合起来的话,却总是让人觉得那不是论文。

黄少天大概自己也是不太懂当中的原因。

然而面对毕业论文这等大学狗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事,黄少天却不能不懂了。当论文第三次被退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决定找个人帮忙,除了指导老师以外的,外援。

这外援呢,得懂写论文,也得是同一学系的,不然连论文都看不懂怎么帮忙挑问题?思来想去,黄少天还是觉得只有那两个研究生靠谱。

于是他去找了喻文州。

喻文州和气地让他坐下,和气地接过了他的论文,和气地翻开阅读。

图书馆十分的安静,安静得让人不忍打破这份平静。在这份安静底下,黄少天有些许的坐立不安,他坐在喻文州的对面,手机没带,书也没带,只能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看着喻文州一页又一页的缓缓翻着。毕竟喻文州在和气地让他坐下以前,还和气地跟他说了句“少天同学,我这人看东西的时候习惯安静,一有别的声音,我就容易忘记看过什么,那就要重新开始了”。

看着喻文州仿若镜头下慢动作一样的阅读速度,黄少天决定坚决执行喻文州的话。

过了十几分钟,喻文州终于把论文给看完了。他把论文放在桌上,连一个边角也叠得整整齐齐,然后开口道:“这篇论文——”

说着,他突然站起身来,迈开长腿,从书架后揪出了一个捧著书回来的王杰希。

“我看不如让杰希来看看吧?”

黄少天腿一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四)

图书馆里依旧很安静,不同的只有黄少天的对面座换成了王杰希,而王杰希的旁边则是不紧不慢地翻书的喻文州。

王杰希看着放在面前的论文,拿起来又轻轻的放下,最后抬头问道:“我方便看吗?”

似乎是由于在图书馆的原因,他的声音放得很轻。黄少天是第一次仔细听他的声音,只发现他的咬字很准确,字正腔圆。他回道:“当然当然,你看吧。”

“嗯。”

王杰希应了一声,便捧起那份论文仔细看了起来。他看得并不慢,却也不快,手指按在嘴唇上,不时像在默念着里面的字句。黄少天托着头看着,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吸睛得很,却不知道他看的是论文还是看论文的人。

他耐心地看着,从第一页看到了最后一页,当中还不时往前翻,对照着着前面引述的内容。看完了一遍,伸手抓了叠纸,拿了支笔,又从新看了一遍,边写边在纸上记录着什么。黄少天伸长脖子想要去看纸上的内容,然而坐在相反的方向让他只能辨认出当中的只言片语,上面写的全是关于他这篇论文的内容。

看完了纸,他把视线往上挪了点,便去看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的手握着笔,不徐不疾地纸上写着。那是一双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甲修得整齐。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看他的手,但却是觉得面前的这一幕很是赏心悦目。

等王杰希再一次看完了论文,喻文州早已看完了他那本不薄的《格辩》,离开座位去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了。他抬头,发现喻文州不在,只有黄少天托着头在看他的右手——应该是右手压着的那张纸。他按了按眉心,略带歉意地朝黄少天说:“不好意思,看得有点久。”

“啊?啊,没关系没关系,怎么样?”黄少天回过神来,道:“我自我感觉挺不错的。”

“嗯……”王杰希沉默了一下,右手拿着的笔往桌上轻敲着,“题目定得不错,内容大纲也没有什么大的差错,资料和引用……这份还是初稿的话,没有太大问题。但作为终稿的话,我觉得尚显简陋。如果能够引用更多文献充实整篇论文,会更加理想。”

“不过这都不是特别大的问题。”

“嗯?”

王杰希停下敲桌子的动作,抬起头来,脸色有点古怪:“我阅读的时候,总有一种‘看的不是论文’的感觉。”

黄少天脸色微微一动,他不得不承认,王杰希的这番话正正是许多人对他的评价。

“这个可能是语境上的问题,用词和格式有一种……很难言喻的风格。不过这个问题,我想想看。”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往一旁的书架走去。

黄少天目送王杰希的身影隐匿在书架后,他突然觉得王杰希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懂、难以亲近,甚至乎,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变得很亲密。

黄少天就是有这种直觉。

他伸手拿过王杰希在上面抄写的那叠纸,翻看了起来。第一张和第二张,都是关于他的论文,有标示出来的缺点,也有一些内容的摘录。上面的文字简洁有力,就象是以前所看的那些王杰希刊登在学报上的论文一样,学术性强、精准、简练,一言中的,绝无废话。

看着那些文字,黄少天就能勾勒出王杰希的样貌和略显冷淡的表情。他挑了挑眉,继续翻着那叠纸。

第三张到第五张,是数张打印物,约莫是什么参考资料的,上面被荧光笔划了很多的横线,也有不少的箭头和备注。黄少天匆匆瞥过,翻到了最后一张,然而在看到的一瞬间,却是有点愣住了。

上面写着寥寥数行,看去大约是个没有完成的故事。字里行间皆是与之前看到的那些精准描述不同,充满了奇思妙想和美感,端的是天马行空,黄少天甚至有些是他穷尽一生也想不到的字句。他想,可能在这一瞬间,透过这张纸他窥视到了王杰希的另外一面,撩起了半张面纱。

王杰希的字,在那几行的故事里被柔和了几分菱角,就像模糊了原本略显冷淡的外貌一样,显得温和起来。上面写着:

“……费格南多和道格拉斯站在无垠的星空下,脚下踏着的是碧绿的草地。世界寂静无声,仿佛陷入了一场酣睡之中,只剩下了他们在繁星点缀的黑暗中独自醒着。”

“于是在那一瞬间,在那个世界里,他们是一体的。”

 

(五)

最后黄少天把那叠纸收拢好,放回了原位。刚放好的时候,王杰希就回来了,递给了他两份期刊。

“试试参考一下里面的格式和用字。”他说,“另外这两份里面的论文也应当能帮助你处理一下疑难。”

“好。”黄少天应道,又搔了搔后脑,停了半刻才再次开口,语气特别的诚恳:“谢谢你啊,王杰希。”

王杰希闻言,抬了抬眼,对上了黄少天的眼,却又很快地挪开了视线。他俯身收拾桌上的东西,一边放进包里,一边却开口了:“你要是有其他问题,可以来找我。”

“啊?”

“……不,没什么。”

王杰希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有重复之前的话。然而黄少天却是不依不饶地说了起来:“真的真的真的?我真的可以来找你?”

“嗯。”王杰希暗叹一口气,点点头。

黄少天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高兴。他笑道:“太好了王杰希。我还以为你挺记仇的,还在生气!”

结果一高兴,就有点口没遮拦了。王杰希听着,前半句还挺舒心的,那种被需要的感觉让他的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但听到后面的话时,他却慢慢地变了脸色,缓缓地开了口:“——记仇?”

黄少天一看情势不对,连忙换了信誓旦旦的语气,就差举起三指发誓,道:“你听错了!我刚刚是说,杰希大大你如此盛情邀请,我怎么好拒绝呢!我现在十分、不,是万分的荣幸和感动。甚至还打算约你出去吃个晚饭好好感谢你!”

“晚饭吗……”

黄少天点头如捣蒜,拿眼神去刺他。王杰希耸耸肩,眼底里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几分温软的喜悦。他把收拾好的包挂在肩上,道:“那就走吧。”

“走,都走。”见王杰希答应了,黄少天连忙把论文卷成小卷,插在裤袋里,跳了过去一把自来熟地搂住了王杰希的肩膀,“初来报道,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走走走!”

于是他们去了学校附近的小餐馆。

黄少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冰可乐,一罐放在自己面前,另一罐放在王杰希面前,还细心地擦了擦,把吸管夹在上面。他把餐牌递给了王杰希,王杰希摇了摇头,道:“你来选吧,我没有什么不吃的。”

“好,那我喊个炒虾仁,蚝油芥蓝……吃鱼吗?”

“吃。”

“那就再来个鲈鱼。”黄少天合起餐牌,招手点了菜。

菜很快就送上桌了。菜炒得很香,王杰希不禁多吃了点。他一边吃,偶尔回答黄少天的问题。黄少天的人设即使在吃饭的时候也展现的淋漓尽致,一边吃饭,一边还不忘侃大山。上至老家在哪里,下至本科在哪里读;广至为何选了G市大学研究生,细至出生年份是几年。

然后黄少天发现原来王杰希和他一样年纪。

“我比一般人早上学。”王杰希解释道。

“喔,怪不得。”

黄少天啧啧称奇,一边夹了一筷子的炒虾仁。然而在放进嘴里的前一刻却发现那一筷子的炒虾仁里,有些许的青绿。

他把虾仁放到碗里,才发现那是一小块秋葵。

——妈蛋,早晚不出现,偏生在王杰希面前才出现。

黄少天暗骂了一句,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结果下一秒王杰希就做了个让他惊讶的动作。

王杰希一筷子夹过去,把那块放在黄少天碗里的秋葵给夹走了。黄少天有点愣,他抬起头来,只见王杰希把秋葵放进嘴里,细嚼慢咽,一脸的风轻云淡。

“怎么不吃了?”王杰希问。

“这、这个。”

黄少天一开口就想给自己一个耳光,平时那么能言善辩的嘴,如今面对着王杰希却是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

“吃吧。”王杰希没有说什么,只是拿吸管啜饮着铝罐里的可乐,看着窗边的夜景。

黄少天低头扒了两口饭,又偷偷抬头去瞧王杰希。他侧头看着外面的车来人往,不言一语的时候显得有点冷清。

黄少天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奇怪却让他心里燃起了小小的、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火苗,不由得地紧张起来,如果—只是如果——刚才王杰希的举动是因为对自己很了解才做出的话。

深刻地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一些小细节。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番对他的论文针对性颇强的评论。

或许王杰希,并不是如他眼见那般的人。

突然间,黄少天就有了冲动想要去理解更多的王杰希。

于是他开始变着法子去接近王杰希。

图书馆、教室、茶座、食堂。

做研究、提问、聊天、吃饭。

一个星期、一个月、一个学期。

黄少天一直找着法子去探究王杰希的真面目。然而当他开始慢慢察觉到王杰希的本质的时候,他却突然惊觉已经离不开了对方。

他就像一块北极的磁铁,紧紧地栓住了黄少天这块南极的磁铁。在不知不觉的时间流逝之中,他们慢慢地靠近,直到了一个很近很近的距离,足够让两块磁铁在一瞬间贴在一起。

然后,啪。

就再也离不开了。

醒觉过来,黄少天站在王杰希的身后,看着他专注阅读的身影,手里捧着他需要的那本书。平时灵活的很的脑筋如今却是像生锈的齿轮一般,艰难地运转着。他想,他无法再忽略那种想法了。

他,喜欢上王杰希了。

 

(六)

王杰希突然发现,黄少天变得不一样了。虽然话一样的多,但是人却变得沉稳起来,露出了特有的魅力。特别在看他的时候,眼神里沉淀了些许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

有些时候,他们坐在桌子的两端,抬起头来就能看见黄少天在看着他,眼神专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而不知不觉中他却觉得脸有点发热,那双注视自己的眼就想两个深深的漩涡,把他不由自主地牵扯住。

他故作冷静,低下头继续默默地看着他那本厚厚的参考书,却怎么看也看不入眼了。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慌张,总是觉得黄少天的双眼就像探照灯一样在他的身上扫射着。他啪地把书合起,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

“啊?这么快?”黄少天喋喋不休,“你接下来有课还是有行程啊?怎么没听你说过呢?还是说你肚子饿了要去吃晚饭?那带上我啊。”

“突然有事。”王杰希低下头来,避开黄少天的眼神。他飞快地把书收起来,放进袋子里:“那么,明天见。”

说完转身就走,连黄少天回话的机会都不给。

离开了图书馆的王杰希,兜兜转转地逛了一圈,甚至中途还去了大浴场泡了个澡,过了数个小时才回到了自己的研究生宿舍。一打开门,就发现喻文州已经洗完澡,换上了整齐的睡衣,安然地坐在床上翻看着一本睡前读物。

“逃回来了?”喻文州见王杰希放下袋子,劈头就问。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回道:“是不是挺没出息的?”

喻文州微微一笑,甩给了王杰希一个高深的眼神:“也没有什么的。”

王杰希脱了鞋子,三步并作两步地爬上了床,拿被子堆了个小团,一把靠在上面,不发一言。过了片刻,喻文州又开始撩拨他:“有时候我真的看不透你。”

“要是全被你看透的话,那挺让人浑身发毛的。”王杰希回道,“太渗人了。”

“呵呵。”喻文州把手中的书翻了一页,道,“我原本以为你在这边读完本科以后,会回去B市的。结果没想到你为了能靠近他一点,放弃了B市的研究生学位,跑到这边来待着,也是挺拼的。”

王杰希沉默。

喻文州说得没错,或许再详细一点说起,王杰希早就见过黄少天了。大概是他大四的那一年,他跟着学校的教授,来到了G市大学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而在那个时候,他碰上了还是大三的黄少天。

那时候的黄少天在茶座里拎着张纸,说起口译与语言反应的关联性说得风生水起,延绵不绝,如同长江水滚滚而流不断。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就差没把神话也拿出来侃。王杰希没听过有人能这样去演绎论证的,不由得侧着头关注了一下。

结果这一看,却是着了魔。

大概是那个时候起,王杰希就喜欢上他了。也不知道喜欢上了什么,但是就是心里藏了个小小的影子。王杰希想,大概可能这就是合了眼缘,或许他们天生就该是两块极端的磁铁,他定必被他吸引过去。

过了半饷,他问了个问题:“正常吗?”

“这不是很正常吗?你本来就是个基佬。”

王杰希皱眉:“有那么明显?”

“一般吧。”

喻文州笑了笑,合起了手上的书。他抬头看了看墙上悬着的钟,又说了句:“我去关灯了。”

“嗯。”

王杰希应了一声,翻身倒在床上,盖上了薄薄的被子。灯很快被喻文州关了,整个寝室陷入了一片黑暗宁静当中。他闭上眼,然而在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黄少天托着头看他的样子,那双眼里有种莫名让人心动的魔力,让他的心脏象是要从身体里跃出。

他辗转反侧,终不能入眠。然而在这个时候,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却亮了荧幕,微弱地鸣了两声。他翻开一看,是黄少天给他发的短信。

“王杰希王杰希,你还没睡吧?”

王杰希突然间就有了精神,他翻身而坐,回覆道:“还没。”

“那你出来一下呗,我有点事找你。我在你宿舍大楼下面。”

黄少天回覆得很快,几乎上一条讯息刚显示已读,他的讯息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蹦出来了。王杰稀有点恍然,仿佛对方是早已猜到自己的想法,才能如此快地作出回覆。

王杰希这边稍微分了神,黄少天的讯息却接二连三地跳出来。

“你要过来吗?”

“来不来?来不来?”

回过神来,王杰希在荧幕上敲了一个字:“好。”

他翻身下床,顺手抓了一件外套披上。他本来就穿得休闲,也就没有刻意去换衣服。摸着黑,他逛到了走廊边,手机却突然的震动了起来。

是黄少天的电话。

他接了起来,黄少天的声音贴着他的耳朵响起,有点痒。

“王杰希,你往外面看。”黄少天说。

王杰希闻言有些奇怪,但仍然转身趴在栏杆上,冒出了半个身子往下看,只见黄少天站在楼下,手里拿着两张票朝他挥舞着。

“咱俩出去玩吧?”他笑道。

 

(七)

深夜的电影院里没有多少个人,只有寥寥几人坐在了边角的位置。黄少天买了一桶爆谷,两杯冰可乐,和王杰希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银幕上灯光绚丽,播的是当时一套颇为卖座的电影。电影情节惊心动魄,特技震撼,场面盛大,然而并肩坐在中央的两人却是没什么心思放在上面。

王杰希其实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他会答应黄少天去看夜场电影,说句实话,平日这个时候他早就在床上睡着了。他看着银幕上马田·费曼在悬崖上见证班奈狄克·康柏拜区跳崖的场面,心里却不禁胡思乱想起来。是怎么样的原因,才会让他答应黄少天的邀约。又是怎样的原因,才让黄少天来约他。想着想着,在黑暗之中,他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椅子把手。

“你很紧张吗?”黄少天把头靠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没有。”

“我倒是有点。”

黄少天的答案让王杰希不禁侧过头来,悄悄窥视他的表情。他问:“为什么?”

“我在想,他能不能醒过来,还是就这样死掉。”黄少天轻声回答道。

听着黄少天的回答,王杰希突然发现自己想得有点多,黄少天依旧只在关注电影上的情节,或许这是一个证明,证明他邀约自己看电影,只是单纯地找个伴“一起看电影”。

王杰希越想越多,到后来银幕上播着什么他都没去看了。直到后来黄少天把爆谷递给了他,他才回过神来,只觉得有点好笑。

电影依旧在进行。

偶尔黄少天会在他的耳边说起电影的剧情,但更多的是沉默。

然后王杰希就这样怀着各式各样的想法,坐在黄少天旁边,脸上波澜不惊地看完了整套电影。黄少天难得地没有多说什么,只有偶尔黄少天会在他的耳边说起电影的剧情,更多的是沉默。但王杰希却在他的沉默当中读懂了一丝酝酿。直到片尾曲响起的时候,黄少天再一次开口了。

“王杰希。”黄少天唤他,“杰希。”

黄少天因为刻意压低声线而显得有点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痒得他耳朵尖尖也泛红了起来。他转过头来,对上了黄少天那双明亮的眸。

但他依然故作冷静。

“怎么了?”他问。

然后接下来他便看到了黄少天的那双眼睛越靠越近,近得他能感受到黄少天的呼吸。他的呼吸有点急促,轻轻地打在了他的脸上。王杰希突然不合时宜地冒起了一个想法,只觉得黄少天的心跳频率和自己有点相似。

或许是觉得这个想法莫名有趣,想着想着,王杰希突然笑了出声。

然而未等他把笑容收下去,嘴上便是一软。

王杰希睁大了眼睛,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正在亲吻自己的黄少天。他是那样轻轻的吻着自己,如同在礼拜堂里虔诚的信徒一样。

他不知道怎样去回应,也不知道该作出怎样的反应。他是那样的惊喜,却又那样的慌张。就象是渴望多时的瑰宝,终于到了自己手上的时候,总是会有点不知所措的。

他就这样不知所措地和黄少天,在无人的戏院角落静静地亲吻着。电影院里的一切仿佛陷入了一场酣睡之中,只剩下了他们在光影交错的黑暗中互相吻着。

就像王杰希写的那个短短的故事一样。在这个时刻、这个世界里,他们是一体的。

 

(八)

时光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季节在转眼间又过了一个轮回,就像两人的感情吵吵闹闹、兜兜转转的,还是度过了一个年头。没有激烈的争吵,也没有死生不分的誓言,电影院的那一个轻吻,成为了他们感情开始的按钮,他们就这样默默地走在了一起,然后默默地走到了现在。

王杰希偶尔会冒起奇怪的念头,他想,大概全世界只有他和黄少天会这样一直走下去。

但是通常地在这个奇怪而甜蜜的念头过后,王杰希总会有个契机,想要拿清洁寝室的扫帚狠狠揍黄少天一顿。譬如昨天,喻文州回了一趟家里,寝室里只剩下了王杰希一个人。于是黄少天便寻了个机会,死皮赖脸地住在了王杰希的寝室里。

然后死皮赖脸地攀上了王杰希的床。

当王杰希把资料拢好放在桌上后,转过头来,便看见黄少天在扯腰带、脱裤子。然后他就像只无尾熊一样,几乎是把自己绑在了王杰希的身上,抱了一夜。

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

早晨,王杰希是被黄少天起床的声音给弄醒的。黄少天虽然放缓了动作,蹑手蹑脚地掀开了半张被子,然而冷空气窜进被子里的一瞬间,一向浅眠的王杰希就醒了过来。他眯起了眼睛,没有说话,大抵还是有点起床气在。

然后他便眯着眼看着黄少天换了衣服,拉了窗帘,刷了牙齿,洗了脸,最后悄悄地走到床边帮他掖掖被子,俯身轻轻地在他的眼角里吻了吻。

王杰希差点就暴露自己醒了。

幸亏他一贯紧张的时候,表现就会更加的平淡冷静,他连忙装作熟睡翻身的样子,把头埋在了枕头里。心里仿佛有点粉红色的泡泡在不断冒出,在清晨的阳光里变得更为的闪耀。等黄少天静悄悄地离开了寝室,他才翻身而坐,突然想起今天是黄少天论文答辩的日子。

……还是不要拿扫帚揍他吧。

 

(九)

黄少天拿到那张正式的毕业证书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份了。那张薄如蝉翼的纸拿在手里,黄少天不禁有点热泪盈眶,有点想高歌一曲,甚至脱衣裸奔一圈。

结果他一样都没做。

但是那天晚上他却拉着王杰希,一对情侣跟着郑轩李远一群单身狗去了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在酒醉浓情的时候,他一手扒了王杰希的衣服(外套),从后面抱了抱他的腰,把头窝在了王杰希的肩膀上,说道:“中秋节你陪我回家呗。”

那时候王杰希回了什么话,他一句没听清楚就趴下了,最后还是王杰希加上喻文州两个人把他托回去宿舍的。

当他翌日酒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说了些不得了的事。

他顾不上头痛欲裂的脑袋,屁颠屁颠地带着浑身酒味跑到坐在桌前翻书的王杰希身后,拿脑袋拱他的脖子,活像一只大型的金毛寻回犬。王杰希被他的头发弄得痒得不行,伸手就推开他的脑袋。

“杰希杰希。”被推开的黄金毛不依不饶地说。

“有事好好说。”

“我昨天呢,是不是跟你说我们中秋节回家啊?”

“中秋节不回家干嘛?”

黄少天连忙真诚地说道:“我说的是你陪我回家。”

“有这种事吗?”

“有有有,这必须有是吧?”黄少天点头如捣蒜,“反正你也没打算回B市嘛,中秋节总不可能自己一个人的,你就跟着我一起过呗。”

“再考虑。”

王杰希目光不移,颇有点山雨欲来我自不动的气势。然而这番气势还是抵挡不了黄少天无影剑一般的接连轰炸,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还没有去过你的家,也没有见过你家里人。”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

想及此,王杰希觉得心情有点低落起来。然而他的心情还没来得及走到最低点,就被黄少天一把捞回来了。

“那并不单是‘我’的家啊。”黄少天笑着搂过了王杰希,把他的头发揉得跟自己的鸡窝头一样乱糟糟,道,“你是我爱人,那里也是你的家。再说了,黄妈妈还等着看媳妇儿呢。”

“……你这个人。”

王杰希暗叹一声晦气,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心里却象是被人温了又温一样,全是暖意。突然间,他又冒起了那个想法。

……不。

他们一定会一直走下去。

因为他们会互相扶持着,因为他们互相爱着对方。

他又想起了两年前初遇黄少天的事情,两年前他们还是陌生人,然后两年后,他们就轰轰烈烈地成为了一对。情节快得比肥皂剧的剧情还要快,但是却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至于那些暗恋的事,王杰希还是觉得不要跟黄少天说好了,就当作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就好了。或许这样更符合王杰希心底里的美学,又或许这样的感情,才是最真实。大概是诞生那一刹那便已经注定好了这一场感情的发生,而它只是如约而至罢了。而他们将会一直延续这份弥足珍贵的感情,一直走下去。

即便这是一场说来就来的爱情。

嗯,一场说来就来的爱情。


评论(2)
热度(128)

© 喻先生的觀察日記 | Powered by LOFTER